虚位以待 AD 1000*90
当前位置:首页 > 【组图】大咖说|基层医院不能缺了这个门诊,关系女人后半生原标题:大咖说|基层医院不能缺了这个门诊

【组图】大咖说|基层医院不能缺了这个门诊,关系女人后半生原标题:大咖说|基层医院不能缺了这个门诊

时间:来源:

原标题:大咖说|基层医院不能缺了这个门诊,关系女人后半生原标题:大咖说|基层医院不能缺了这个门诊

原标题:大咖说|基层医院不能缺了这个门诊,关系女人后半生

如果基层医院能把基本的女性健康管理做起来,那么妇幼健康全生命周期管理就将不再难。

记者|曹秋香

来源|中国县域卫生

长期以来,妇女健康问题一直受到社会各界的广泛关注。针对如何做好妇女健康全生命周期管理的问题,《中国县域卫生》记者近日采访了北京协和医院妇产科主任医师、博士生导师郁琦教授。

初见郁教授时,感觉其为人低调谦和,有着典型的学者风范,言谈中不经意间流露出对科学知识的严谨追求。与郁教授的一番畅谈,让记者不仅了解了妇科内分泌的内涵,更感受到郁教授在医学上高度的社会责任心,尤其“更年期管理”这一个概念,让人耳目一新。

今年是郁教授从事妇产科临床工作的第29个年头。在郁琦教授将近30年的从医过程中,从未出过任何医疗事故,这不仅得益于他的细致认真,还因为他的好学和爱思考。

在从医路上,只要听到没有遇见过的病例,郁教授就会立马去了解、去学习、去突破。他是具有思考和逻辑推理的科学家特质的医者,凡事喜欢从思考开始到彻底解决告终……

选择妇科内分泌,专注临床几十载

谈起与妇分泌的渊源,郁教授说,这个学科需要思考、推理和琢磨,他喜欢。相对于大家习惯的手术和解剖而言,妇科内分泌是一门研究激素及其作用的学科。对于妇产科医生,很多人都习惯用粘连分离、病灶切除等外科的思路解决问题,因此研究激素分子水平这样一种物质就显得比较神秘,所以大家普遍认为妇科内分泌是一门非常具有挑战的学科。

“我所做的妇科内分泌,很多事情都是看不见、摸不着的,即使要切开来看,也搞不清楚要切哪里、看哪里。内分泌谈的就是激素,激素的作用特别微妙,一点点的不同就会引起全身巨大的变化。一个人是男还是女,完全是由激素决定的。”郁教授说。

然而,妇科内分泌有一个很明显的特点,就是极少有人清楚明白。不光是病人,很多医生包括妇产科医生,也并不是很了解。

看到记者一脸茫然的神情,郁教授解释说:“现在,许多病人对疾病的认识一知半解,主要依靠从网络、书籍方面查找信息,虽然从这方面得到的信息并非不正确,但是大部分病人只看自己愿意接受的那部分信息,从而造成理解上的偏差,这种现象在医学各个领域都比较普遍。相对来说,妇科内分泌学科比较复杂,许多医生都无法完全通透、明白,那么,对于完全没有医学背景的患者而言就更不容易理解了。”

从踏入妇产科的那一刻起,郁琦教授就给自己制定了几个5年计划。第一个5年计划,了解清楚整个妇产科;第二个5年计划,了解清楚妇科内分泌。

“很多人不了解妇科内分泌,其实它一点也不偏门,跟所有女性相关,就是解决4大类问题。首先,月经来不来、多了少了、规不规律,出了问题了就要找妇分泌;其次,绝经,这是所有女性都要面对的,很多症状像出汗、发脾气、骨质疏松、心脏病等,你想不到以上这些竟然都与绝经相关;还有,不育,生不出来孩子、总流产,很多是由内分泌导致的;最后,一些发育问题特别是性发育,像两性畸形等,虽然少见,但值得深入研究。”

举个例子,一个女病人,身上的体毛忽然多起来了、胖起来了,这可能是雄激素引起的,也可能是肾上腺激素导致的,这就需要很多的推理和思考。同时,作为妇产科的一部分,如果真明确是由长了一个什么东西引起的,那还可以做手术把它解决掉,达到终极治疗的目的。

就在这样一个看似“偏门”的学科,郁琦教授深耕了近30年。

建立妇科内分泌领域的分级诊疗是关键

随着目前社会经济基础的提高,人口寿命延长,社会老龄化,更年期人口众多,绝经期女性约2.3亿人,由此可见对健康愿望突出、个人保健需求大。

郁教授表示,这些病其实发生很广泛。此前一个横截面调查显示,在同一个时间点,大概1/3的女性都有月经紊乱的问题,更年期女性更是百分之百。

然而,“这么多患者,不可能都来北京协和医院这样的大医院来看病。”一直以来,妇科内分泌在大多数地方都是一个薄弱环节,作为中华医学会妇产科分会绝经组组长,这是郁琦担心的事情,也是他正致力于改变的现状。

“我希望各层级的医院都开设妇科内分泌、更年期门诊。对于这些病,我们已经有了非常成熟的指南、共识和诊疗路径。这几年,我一直在做这个工作,将基层医生纳入到这样一个系统中,通过定期组织各种形式的培训,不断提高医生水平,然后让他们再去做大众教育,在区域做医生教育,在医院做患者教育。

比如,很多患者有出汗的症状,她不知道自己怎么了,可能去内分泌、免疫科跑了一圈,最后才找对地方,这就需要提高医生和患者的认识,以免耽误诊治。”

郁教授说,“其实更年期的症状还是很容易诊断的,治疗也不复杂,HRT是国内外很多指南都推荐的,但治疗一定要个体化,不同的人,她的给药方式、给药剂量是不一样的;总的来说口服是较方便的给药方式,经皮吸收,比如凝胶剂,是最安全的给药方式,给药剂量应该以能够保证疗效的最小剂量为宜。”

郁教授认为,如果这几个层级的教育做好以后,实际上大部分病人是可以留在本地的,一旦有问题再通过这个平台咨询、转诊,可以理解为妇分泌领域的分级诊疗体系。

在郁教授看来,大医院不是好在有多少设备和检查,而是有好的医生;好的医生也不是要会做多少复杂手术,而是有好的脑子;好的脑子也不是会想得多么复杂,而是了解规范,按照规范去处理,为每个病人制定最适合患者的医疗方案。所谓跑大医院,就是冲着大医院里的大夫去的。

因此,各基层医院要都有吸引优秀大夫的地方,国家的整体医疗水平才能提高;把基层的医生纳入到这样一个系统中,定期组织培训、学习,也是为了建立妇分泌领域的分级诊疗体系。

郁教授说,目前虽然在全国范围内开展了妇科内分泌方面的教育活动,每次召开学术会议,各个层面的妇科医生也都会踊跃参加,但在妇科内分泌疾病的诊疗方面仍然存在不规范问题。因此,妇科内分泌方面的教育活动非常重要。

要开展各级的教育活动,包括对大众的科普教育,使患者了解生殖内分泌疾病方面的知识,才能更好地配合医生治疗。郁琦认为,大众对“医学是一门什么学科”、“医生是怎样看病的”以及“医学的不确定性”等问题并没有因为社会的进步而清晰了解。在工作中医生会经常碰到沟通起来有很大问题的患者,因此,对大众进行科普教育非常重要。

基层医生做好第一责任人,妇幼健康不再难

郁教授告诉记者,在基层医生甚至一般妇科医生眼中,妇科内分泌确实是一个神秘莫测的领域,因此在这个领域,就特别需要组织相关的专家,制定疾病治疗的流程图和相关共识,如果有比较好的循证医学方面的证据,这些共识和流程图就能够上升成为指南。

另外,在妇科内分泌中比较重要的领域就是更年期的管理,很多老百姓认为更年期不用理会,其实不然,更年期有很多危害;还有人认为激素不好,会造成肥胖和癌症。而大量研究早已证实,这些担忧都是不存在的。

我们基层医院也可以开设更年期门诊来管理更年期疾病,可以借助一些社会公益组织、学会和爱心企业的力量,来推动更年期门诊的设立。比如中国人口福利基金会的妇幼关爱基金,这些公益组织是专门针对妇女儿童健康问题而设立的,可以想办法让他们来帮助我们的基层医院开展这些门诊的建立,来组织专家开设培训班培训咱们基层医生,建立内分泌意识。

很多妇产科医务工作者也存在着这些错误的观念,那么就需要将这些实际上已经成熟的概念,在大众中更加普及;把研究已经成熟的医学知识,普及到大众,成为临床行为,这其实就是转化医学。

因此,县级卫生计生行政部门要根据辖区医疗保健机构妇幼健康服务能力合理分配服务项目,明确社区卫生服务机构、乡镇卫生院是妇幼健康全生命周期健康服务的第一责任人。同时,要掌握辖区各阶段妇女儿童的底数,定期开展健康教育和健康检查,针对不同服务人群开展不同的保健工作,不能提供的保健服务要转至县级医疗保健机构等途径开展,县级医疗保健机构不能提供的服务由市级医疗保健机构提供,市级医疗保健机构不能提供的服务由省级医疗保健机构提供,形成上下转诊的模式。

郁教授是非常擅长且愿意在学术传播花精力的,这一点从他在网络上的活跃度可以看出来。“我比较愿意将妇科内分泌这一门对于其他专业的医生来说,神秘、复杂、深奥、晦涩难懂的知识分享给大家,共同探讨。”

妇科内分泌方面的疾病占据了女性疾病的主体位置,比任何疾病的比重都要大,“比如月经紊乱、更年期等,远远超过肿瘤的人。妇科内分泌疾病如此普遍,因此需要我们全国的妇产科大夫都去了解这件事情,其他医生至少也要有个初步的了解和掌握。而且,很多问题,如果基层医生做好了,是完全可以在基层解决的,这样就不会出现‘什么检查都没做、直接上协和’的情况了。”郁琦如是说。

除了妇产科大夫或者其他医务工作者,面向大众的妇科内分泌知识的普及,这些都是郁教授喜欢做的事。2016年,北京协和医院举办了首届健康科普大赛,郁教授作为科学导师挂帅的战队在激烈的角逐中拿下冠军,获得“金牌科普演说战队”称号。

郁教授着重提到了“更年期管理”的话题。他介绍,“在‘更年期管理’这个领域,协和有着绝对的学术权威,无论是理论还是操作上在国内都是开创单位。”女性50岁左右绝经进入更年期,通常会出现各种更年期症状,如潮热出汗、易怒及泌尿生殖道症状,“这是在寿命延长后女性必经的生理过程,但并不能放任或者默默忍受。”

郁教授告诉记者,绝经是一种生命现象,随着人类(女性)寿命的延长,已经成为关系女性健康的重要问题。而在人类平均寿命仅为40岁的70-80年前,绝经相关问题从来不会是一个重点。

“随着女性寿命的延长,生活在绝经状态下的时间也从无到有,且越来越长,目前已占据女性一生的约三分之一以上,因而绝经对女性健康影响重大。一方面,围绝经期是各种女性老年慢性退化性疾病,例如骨质疏松症、心脑血管疾病等的重要诱发因素,将严重影响女性的生命健康;另一方面,绝经过程中伴发的相关症状会明显影响女性的生活质量,不仅对本人,对其家人以及周围的人都会产生不良影响。”

郁教授再三强调,如果基层医院能把基本的女性健康管理做起来,那么妇幼健康全生命周期管理就将不再难。

~~END~~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责任编辑:

虚位以待 AD 300*250

声明:本网部分信息转载于其他网站,如稿件涉及版权等问题,请联系我们!QQ:103648287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