虚位以待 AD 1000*90
当前位置:首页 > 病情扑朔迷离,医生成破案侦探!原标题:病情扑朔迷离,医生成破案侦探!“

病情扑朔迷离,医生成破案侦探!原标题:病情扑朔迷离,医生成破案侦探!“

时间:来源:

原标题:病情扑朔迷离,医生成破案侦探!原标题:病情扑朔迷离,医生成破案侦探!“

原标题:病情扑朔迷离,医生成破案侦探!

“一个也逃不了!”

作者|阿卡波糖

来源|医学生

上午9:00

跟着主治老师查完房后,小齐回到医生办公室开始写查房记录。今天他管的床并没有出现什么状况,想必很快就能写完。

“齐医生!收新病人了!23床!”护士探进半个身子进办公室,冲着小齐喊。

回来又没电脑了,小齐心想。他应了一声,起身赶往23床。

23床上坐的是一个身宽体胖的年轻人,张着嘴呼吸,嘴唇微微发紫。小齐快速地问完病史,这是一个气促伴咳嗽三天的患者,门诊的胸片显示双肺出现弥散性的斑片状阴影。

小齐没有多想,先下医嘱给23床上氧疗,然后看他发绀的样子赶紧先做个血气分析。

结果很快出来了,小齐扫了一眼,Ⅰ型呼衰,心中庆幸自己早早的就上了氧疗,同时把血气的结果报告给了上级,开始进一步处理。

半个小时后,小齐去查看23床状况,发现氧疗的效果不是很好,请示上级之后上了呼吸机。安抚家属几句后,转身回到办公室继续自己没完成的入院记录。

上午11:30

小齐的各种医嘱刚刚下完,23床的家属出现在办公室,拉着小齐的衣服,“医生!不好了!你去看看我儿子!”

小齐心中一冷,跟着家属跑到23床旁。23床躺在床上,已经有点意识模糊了,呼吸更加急促,两个小时前上的呼吸机也并没有什么效果,反而口唇的发绀较刚刚入院时更加严重。

才入科的小齐有点慌,急忙去找上级。

上级来到床旁,略微沉吟,转头对小齐说,“打电话给内科ICU老总,准备转科。”

“先上有创呼吸机。”

下午1:30

小齐已经完成和内科ICU医生的交接,但是不知道为什么总有点在意。中午下班匆匆吃了几口饭就赶到ICU,找到值班医生询问情况。

值班医生唉声叹气,“呼吸机上了那么久,抽了个血气,氧合还是上不去。”

从呼吸内科往外转的时候,是下了个诊断的:肺部感染Ⅰ型呼吸衰竭,内科ICU也采取了对症处理,但是看来现在病人的情况并没有好转。

就在这个时候,加急的肝肾功能检验结果送到了。

值班医生咂了下舌,小齐凑到跟前一看,肝肾功能都急剧衰竭。

“这个样子是要做血透啊,”值班医生一边说,一边拿出手机拨号,“我们这边没有血透机诶……”

又要转科?小齐看着在一边打电话交代情况的值班医生,心中猜测。

不出所料。

“好的,好的。”值班医生挂了电话,“估计得往中心ICU转了。”

下午3:00

正常上班时间,可是小齐没有什么心思写病程。那个原23床在转往中心ICU的时候被诊断为重症肺炎。意识障碍,呼吸衰竭,低血压,呼吸频率高,所有的症状都符合诊断标准。按理说接下来也没他这个小小的管床医生什么事了。

可是小齐心里就是在意的不得了。

拉了个师兄交代了病人,小齐就直接往中心ICU赶。

没想到他上级也在那里,小齐有点心虚,还是凑上去听几个上级医生的讨论。

血透也做了,抗感染治疗也上了,护肝护肾护心的治疗也上了,所有的指标都在好转,除了血气。

氧合还是低,而且床旁的胸片显示,23床的肺里全是渗出,片子里整个肺都是一片白。

小齐还是第一次看见传说中的“白肺”。

除了肺功能其他都在好转,这让人很怀疑之前的诊断是否正确。如果是重症肺炎进行性加重的话,到现在这个地步会只累及一个呼吸系统?

一定,一定有什么遗漏了。这是在场的所有人共同的想法。

一个ICU医生气喘吁吁的跑来,手里还拿着一本病例,打破了这个僵局。

“这个人之前在急诊看过病。”

下午3:30

“这个患者在一个星期前来看过急诊。”ICU的小张医生开始了简短的病例汇报。

“当时是因为急性腹痛晚上来急诊看病,因为患者刚刚出差回来,接诊的医生怀疑他有不洁饮食史,就给他下了‘急性胃肠炎’的诊断,对症治疗并留观一晚后症状好转就回家了。”

因为急诊病历本和门诊病历本是独立的,所有人都以为这个23床是个初诊的病人。没想到一个星期前却他来看过急诊,在场的医生都在飞快地思考,上次的腹痛和这次的呼吸衰竭有关系吗?

“还有,”小张仔细阅读病历本后再次出声,“他除了腹痛还有个口腔破溃。”

有了!

小齐的上级猛地一拍脑袋,扭头就冲小齐喊道,“快去问问患者家属有没有吃什么药!特别是减肥药!”

下午3:40

呼吸困难,排除了心源性和肺源性之后,剩下的就是血源性,神经性和中毒性了。血源性从目前的检查结果来看可能性比较小,神经性又没有太多的症状,再加上患者的腹痛和口腔破溃,那剩下的就是中毒性指向就比较明显了。

这人虽然胖,但是血酮和血糖还都是正常的,酮症酸排除,目前的主要指向就是药物或者毒物的摄入。

普通的药物造成多器官功能衰竭的几率少之又少,但是三无产品就说不定了,减肥药又是这种不明添加的重灾区。这个患者体重大概有200斤,吃减肥药的可能性应该很大。

小齐在找患者家属的同时也没有闲着,在脑内将自己的上级的思路梳理了一遍。

简明扼要地向家属说明来意后,得到的是肯定的答案。

真的在吃?小齐心中暗暗佩服自己上级的判断。

“能马上把药带过来吗?带上包装最好!”

下午6:00

一瓶减肥药摆在全院大会诊的会议桌上。

所有的医生都将减肥药传阅了一遍。

“我觉得不像。”

“同意。”

“这个减肥药是国食准字的,没有减肥的作用估计也不会有什么非法药物的添加。”

“嗯,这个药我身边也有好几个人在吃,没有异常。”

“这个牌子经营了很多年了吧?”

“关键是这个药这个患者已经吃了一年了,时间不太能对上。”

线索又断了。

“我有一个想法。”

所有的视线都集中在了刚刚站起来发言的ICU医生小张的身上。

“患者是搞水利勘察的,而且是在这次出差之后才出现症状,有没有可能是因为工作原因在出差地接触了什么特殊的毒物或者细菌?比如下水道的毒素啊什么的。”

这个方向也不无可能。

但是,“上次出差的地方是在哪?”有人问出了所有人心中的疑问。

“患者的父亲已经赶去他的工作单位问了,估计马上就能回我。”小张这样回应。

他刚刚坐下,就感觉口袋里一阵震动,拿出一看,“患者的父亲来短信了。”

所有人都在等待着答案。

小张有些错愕,稍显迟疑地把短信的内容读了出来,“单位说,没有派患者去出差。”

但是,“上次出差的地方是在哪?”有人问出了所有人心中的疑问。

“患者的父亲已经赶去他的工作单位问了,估计马上就能回我。”小张这样回应。

他刚刚坐下,就感觉口袋里一阵震动,拿出一看,“患者的父亲来短信了。”

所有人都在等待着答案。

小张有些错愕,稍显迟疑地把短信的内容读了出来,“单位说,没有派患者去出差。”

下午6:20

没有出差?

最有可能的推论,又陷进了死胡同。

患者父亲的短信又接二连三的发过来。小张一条条的扫过,又开了口,“患者这次是和前女友旅游去了。”

“他父亲说,他和他前女友感情很好,但是因为他家里的反对就和前女友分手了。分手之后女方说好聚好散,就偷偷借出差的名义和前女友旅游了。”

那总归还是有去了外地。

“先等一下,”呼吸科的教授突然喊停了所有人的思路,“从现在的检查结果上看,这个不明的原因导致的多器官衰竭是有一个嗜肺性的倾向,这个没有意见吧?”

的确,除了呼吸系统其他的都在对症治疗下好转了,针对性非常明显。

“那么有没有人考虑对肺针对性大的药物或者毒物?”

教授这么一点拨,小张突然想起了一个东西。

百草枯

下午6:30

百草枯也不是没有人想提出来过,但是这个人没有明显的误服史,便也将这个可能性抛在后面了。

但是现在联系这个人的感情史,在场的人的心中都涌现了一个不寒而栗的可能性。

投毒。

如果对上百草枯中毒,那么这个患者的症状就很符合了。先是经口中毒,导致了口腔的破溃和急性的腹痛,与此同时血液中的百草枯在肺部慢慢积累,最终导致急性肺损伤。

可是现在都过了这么长时间,血尿中的百草枯浓度估计早就低到测不出来了,现在该怎么证实诊断?

“小张,把家属的电话给我。”教授发话,小张连忙拨通家属的电话。

教授接过,简要交代了几句,便挂了电话环视四周。

“准备做肺泡灌洗和骨髓穿刺。”

小张就在教授旁边,他听见了患者的父亲带着哭腔的沙哑的回复:“死也要死得明白。”

次日8:00

小齐也参加了昨晚的惊心动魄的全院会诊,第二天上班便去翻昨晚的加急结果出来了没有。

出了。

肺泡灌洗液和骨髓中都检出了少量的百草枯。

这下诊断就能落实了。同时也宣布了这个患者的死亡。

小齐叹了口气,关掉检查结果,等待今天的查房。

后来,小齐听说那个患者在ICU内去世了。

再后来,小齐听说那个前女友归案了。

然后小齐再也没有听到过其他的消息。

版权申明 | 本文转载 欢迎转发朋友圈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责任编辑:

虚位以待 AD 300*250

声明:本网部分信息转载于其他网站,如稿件涉及版权等问题,请联系我们!QQ:103648287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