虚位以待 AD 1000*90
当前位置:首页 > 【组图】太豪!展出30亿的《救世主》,只有77亿的美术馆才配得上原标题:太豪!展出30亿的《救世主》,只有7

【组图】太豪!展出30亿的《救世主》,只有77亿的美术馆才配得上原标题:太豪!展出30亿的《救世主》,只有7

时间:来源:

原标题:太豪!展出30亿的《救世主》,只有77亿的美术馆才配得上原标题:太豪!展出30亿的《救世主》,只有7

原标题:太豪!展出30亿的《救世主》,只有77亿的美术馆才配得上

▴阿布扎比卢浮宫建成公开,“光之雨”从没有过的震撼。

🖼

背后的神秘买主到底是谁?

前阵子,轰动艺术圈的一件事,是在纽约佳士得拍卖会上,一幅达芬奇名画《救世主》,以4.5亿美元的天价,被一位神秘买家带走。

阿布扎比卢浮宫推特发布消息

拍卖会结束后,大家纷纷猜测背后的金主,但这位通过电话委托竞得画作的买家,迟迟没有现身。直到今早,阿布扎比卢浮宫官方推特账号发布消息:达·芬奇《救世主》即将光临阿布扎比卢浮宫。

©TDIC

买主身份也随之揭开。根据《纽约时报》报道,出手如此阔气的买家,是一位沙特王子——拜德尔王子(Bader bin Abdullah bin Mohammed bin Farhan al-Saud),来自皇室家族较远的一支,作为沙特王储的亲密骨干,主要负责国内房地产事业。

关于这位王子,公开的资料不多,他不以艺术收藏闻名,大众也不知其财富和身价,唯一知道的是,两年前,他花了5亿美元,买下一辆440英尺的豪华游艇。因为太过低调无名,在竞拍之前,佳士得的律师们,甚至还费了好大的劲来确认他的身份和支付能力。

©TDIC

现在,这件被拜德尔王子收入囊中、全世界瞩目的珍品,将要被放入巴布扎比卢浮宫展出。这个属于阿拉伯的第一座世界性的博物馆,上个月刚华丽开馆,因为造型酷炫,吸尽了全世界的眼光。

🎭

10年,77个亿,阿布扎比卢浮宫是怎样一座博物馆?

首先让人瞠目结舌的,是传说的耗资77亿元。虽然对于阿联酋这种土豪国家来说,这点费用不算什么,但对于一座博物馆来说,有点惊人。

要知道,这个费用其实还根本不算造价。大部分的钱,花在了卢浮宫品牌使用权上。早在十年前,阿联酋就跟法国政府达成博物馆合作协议,支付4亿欧元,来购买卢浮宫30多年的品牌使用权。

©TDIC

如今开张的阿布扎比卢浮宫,建在一座人工搭建的小岛上。远远看去,白的的穹顶式建筑,像是漂浮在海面。要到达博物馆的入口,你得先坐上一只小船,再从岸边徒步走过去,像是一场从岸边到海里的艺术探险。

©TDIC

博物馆的设计者,是来自法国的建筑师、普利兹克奖得主让·努埃尔Jean Nouvel,他是一位“光影游戏”爱好者。在这一次的设计中,他最酷炫、大胆的想法,是让博物馆的屋顶“镂空”。

©TDIC

如果你沿着指引走入纯白色的大厅,抬头是直径180米的巨型穹顶,由4个不锈钢外层和4个铝制内层组成,总重7500吨,近乎于拆开一个埃菲尔铁塔铺成的屋顶。根据设计师让·努埃尔介绍,穹顶的设计灵感,来源于阿拉伯建筑里的Mashrabiya 窗扉,这种窗扉设计中独特的格子,避免了中东强烈阳光直射,也有一定的私密性。

©TDIC

不同几何图案组成的镂空层,交相重叠,当缕缕阳光洒进,在内部形成了星光点点,像一场奇妙浪漫的“光之雨”(Rain of light)。如果在夜里抬头望,屋顶好似出现了7850颗繁星闪烁,如梦似幻。

©TDIC

其中的灵感,也来自于阿布扎比传统的棕榈树林,阳光穿透、倾泻而下,走进博物馆,如漫步在洒满“光雨”的林间。

不仅如此,设计者还想方设法地,把海水引到了博物馆里。海水蜿蜒流转,贯穿整个建筑物,平静透亮的水面,映着屋顶洒下的光亮,点亮了整个空间,又有一种清冷静谧之感。对于炎热的沙漠之地来说,这里反倒成了一处避暑的天堂。

🎨

酷炫的外衣里,你可以看到哪些名作

©TDIC

穹顶之下,不同大小的白色建筑,被错落地组合、排列,构成了博物馆的主体。这个设计灵感来源于阿拉伯城镇,走进馆内,设计者仿佛想要把人带回几百年前,再现穿梭于阿拉伯人聚居区街道的探索感。

©TDIC

其中的23个白色建筑,是用于展示永久性收藏展。此外,还包括1个如足球场般大小的临时展览空间、一座儿童博物馆、容纳200人的礼堂、水边餐厅、咖啡厅和零售店等等。虽然还没有完全开放,但已经大致可以看出,未来,这里将会是一座综合功能性非常强的博物馆。

©TDIC

展览按照历史时间顺序铺陈开来,从古至今,跨越不同介质、文明,讲述人类过去12000年的历史。这里既有古代埃及、波斯的艺术品,也有包括达芬奇、毕加索、高更等现代艺术品。这里的艺术展品,有235件来自阿布扎比卢浮宫自己的收藏,另有300件藏品,是从法国卢浮宫和12家法国著名博物馆借的,租期10年。

为大家介绍比较有代表性的几件作品吧。

《美丽的费隆妮叶夫人》

La Belle Ferronnire

达·芬奇,1495-1499年,法国卢浮宫博物馆藏

这幅来自达芬奇的作品《美丽的费隆妮叶夫人》,是他最为出名的“四大美人”肖像画之一,达芬奇偏爱为这些高冷的女人画肖像,这幅作品被认为是达芬奇在米兰求学时所做,被称为《蒙娜丽莎》 的前身,是从法国卢浮宫借出的正规藏品之一。

《自画像》

Self-portrait

文森特·梵高,1887年,法国奥赛博物馆藏

另外一件著名的作品,是来自梵高的一幅自画像。作为后印象派的重要画家,梵高的一生创作了多幅自画像。据说,梵高很可能是通过看镜子中的像画自己的,即画像中的右脸实际是他的左脸。这幅自画像是阿布扎比卢浮宫从巴黎奥赛博物馆借出的。

《短笛少年》

The Fifer

马奈,1866年,法国奥赛博物馆藏

这幅作品同样来自于巴黎奥赛博物馆。来自于法国著名印象派画家马奈,描绘的是一位近卫军乐队里少年吹笛手的肖像。画面用色简单明亮——红色裤子、黑色上衣、赭石色的背景,画中的吹笛少年,以右脚为重心站立,左腿向外伸展,上身自然向左倾斜,手指在乐器的孔洞上按压,悠扬的音符流泻而出,脸上神情专注,朴实无华。

《跨越阿尔卑斯山圣伯纳隘道的拿破仑》

雅克·路易·大卫,1803年,法国凡尔赛宫藏

《跨越阿尔卑斯山圣伯纳隘道的拿破仑》,再现了1794年第二次反法同盟战争期间,拿破仑率领4万大军,登上险峻的阿尔卑斯山,为争取时间抄近道越过圣伯纳隘道,进入意大利的情景,给对方军队出其不意的打击,最终获取马伦哥战役的胜利。

这幅画在前摄影时代非常有名的,是当时“摆拍”和“宣传画”的典范。画面中,白马和人构成S造型,与肖像画常见的A字造型不同,具有跳跃感,多了一种动态美。据说拿破轮本人也十分喜爱这幅画。

《圣母与圣婴》

Madonna and Child

乔凡尼·贝里尼 ,1480-1485年

意大利威尼斯画派画家贝里尼,他使用蛋彩画法,将朴素、略显死板、严肃的宗教感情,融入了温和的人性视角,让宗教画显得更加动人。

《圣拉扎尔火车站》

The Saint-Lazare Station

克劳德·莫奈,1877年,法国奥赛博物馆藏

这是法国画家莫奈的一幅作品。圣拉扎尔火车站位于巴黎的西北部, 在当时,火车的出现是科学上一大奇迹。车站的大玻璃顶棚是19世纪现代代表性的建筑,这些都有着鲜明的时代气息。画面中,火车到站时升腾起的蓝紫色蒸汽,与玻璃屋顶透射下的灿烂阳光交织缠绕,给周围的一切都镀上了一层梦幻的金黄。

《光之喷泉》

Fountain of Light

艾未未,2016年

其中,还有一件来自于中国艺术家艾未未的装置作品。在阿布扎比卢浮宫中展出的《光之喷泉》,以圣经故事中的通天塔为原型。这是一个7米高的钢制雕塑,略微倾斜的锥形结构,螺旋上升的弧形钢架伴,上面装满了水晶棱镜和灯泡,好像一个倒置的水晶吊灯,通体透亮。

看完全文,只想说

老板!年底团建去迪拜吧!

🙇🏼‍♀️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责任编辑:

虚位以待 AD 300*250

声明:本网部分信息转载于其他网站,如稿件涉及版权等问题,请联系我们!QQ:103648287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