虚位以待 AD 1000*90
当前位置:首页 > 【组图】弗里达 | 印在钱币上的荡妇,因爱所累,向死而生原标题:弗里达|印在钱币上的荡妇,因爱所

【组图】弗里达 | 印在钱币上的荡妇,因爱所累,向死而生原标题:弗里达|印在钱币上的荡妇,因爱所

时间:来源:

原标题:弗里达 | 印在钱币上的荡妇,因爱所累,向死而生原标题:弗里达|印在钱币上的荡妇,因爱所

原标题:弗里达 | 印在钱币上的荡妇,因爱所累,向死而生

“我喝酒是想把痛苦淹没,

但这该死的痛苦学会了游泳,

现在我反而被酒征服”。--弗里达

以墨西哥为背景的《寻梦环游记》中,这个一字眉的精分女士给叔留下了深刻的印象,原来这是皮克斯隐藏的一个神秘的彩蛋,她叫弗里达·卡罗,是墨西哥的国宝级女画家,这可是个有来头的大咖。

叔看了下她的生平,可以用惊心动魄,荡气回肠来形容。

看完她故事,你会觉得自己现在的生活是多么平淡无奇。

“被上帝抛弃的灵魂”

1907年,弗里达墨西哥城Coyoacán小镇的一幢蓝房子里。

6岁,被确诊为小儿麻痹症,右腿萎缩,从此成了拐子。

18岁,遭遇了车祸,脊柱、骨盆、腿骨断裂,一根钢筋插入子宫。

20岁,一动不动的三年卧床和复健,她奇迹般的站了起来。

22岁,弗里达嫁给了年长她21岁的墨西哥壁画家迭戈·里维拉,成为第三任里维拉夫人,从此开始了一段相互折磨的爱情故事。

......

弗里达终生无法仔细地画这场车祸

只留下一张简笔画

弗里达似乎从一出生就被上帝抛弃了,所有的厄运接踵而来,但她不屈的灵魂总是能够不急不躁的克服一切。

她曾在日记中写到:“我画自己,因为我总是一个人独处,我是我自己最了解和熟悉的事物。”她将一次次无声的哭泣转化为一个个戏剧化的形象,而她自己,则安静地站着,走着,躺着,跑着......

孤独的她需要一个温暖的守护。

“我生命中遭遇过两次巨大的灾难。

一次是被车撞了,另一次是遇见我的丈夫。”

弗里达的丈夫是当时著名的壁画家迭戈·里维拉,长相滑稽,又丑又肥,最重要的还比年轻貌美的弗里达年长了21岁,且已经有过两次婚史,但弗里达毅然的选择嫁给他。

弗里达绘制的结婚照片,迭戈身材魁梧,弗里达小鸟依人。

结婚后,迭戈发现了弗里达身上的绘画天赋,经常鼓励她坚定的画下去:“我画那些我在外面世界看到的东西。而你,只画内心的世界。这太棒了!”

《祖父母、父母和我》

《奶妈和我》

结婚后弗里达的画作经常以家庭为主题,她享受爱情,渴望家庭的温暖,也许是车祸后的创伤,她觉得爱情和婚姻是能够保护自己的温床。

《两个弗里达》

然而,迭戈却不停地放纵自己,在感情上一次又一次地背叛和伤害她。他出轨别的女人之后还辩解道:“这仅仅是做爱,这就像握手时用了点力气而已。何必在意呢?”

那个时候的弗里达极为痛苦,她不知道这段婚姻到底应不应该坚持下去,她的画以急躁不安乌云做背景,表明她纠结的内心,和痛苦的情绪,两个弗里达手拉着手,血脉相连,也说明了她不再相信爱情,最可靠的还是自己。

“爱情不过是生活的屁”

弗里达和自己婚内的情人匈牙利摄影师Nicklas Muray,开始了短暂的恋情。

弗里达在底特律第三次流产,从此失去生育能力。

1935年,返回墨西哥,弗里达发现迭戈出轨了自己的妹妹。

1938年,弗里达和已婚的托洛茨基保持暧昧。

1939年,弗里达和迭戈提出离婚。

......

《破碎的脊椎》

《亨利·福特医院》

“我的画传递痛苦的信息”。

毋庸置疑,车祸给她的肉体造成了极大的痛苦,她似乎还告诉我们,生命如此脆弱,肉体不堪一击,面对每况愈下的身体,她的眼睛在流泪,可是她的眼里只有冷漠,好像在藐视痛苦和命运。

《剪碎的头发》

这是迭戈和弗里达离婚后的画作,与其它自画像明显的不同是,她身着男装,剪碎了令迭戈着迷的长发。她和迭戈十年的狼狈爱情,让她明白,爱情并不是生活的全部,充其量只是罐调味品而已。

这副画备受 1970 年代女权运动的推崇,女人的价值不是为了取悦男人,而是自立。

有人说弗里达是个荡妇,婚内出轨,又勾引了有妇之夫,还和女影星黑珍珠搞起了同性恋,这或许是弗里达报复迭戈的方式,又或许是,她早已经预料到,他们的爱情会有名存实亡的那天。

“来自地狱,去往天堂”

1940年,迭戈向弗里达提出复婚。

1951年,弗里达的右腿已经萎缩得厉害,医生把她的右小腿截去。

1954年,因肺栓塞,弗里达病逝。

......

“我希望离世是快乐的,我不愿再来。”

《病床》

《受伤的鹿》

或许是因为还爱着,或许是因为被迭戈每天守在自己的病榻前而感动,弗里达和迭戈复婚了。

《生命万岁》

她的一生经历了大大小小的32次手术,病痛将她折磨的体无完肤,即使再坚强也会有坚持不住的时刻,弗里达生前多次表示,她对于离世无怨无悔,在她的最后一张画中,鲜红的西瓜充满激情与活力,与她自画像的风格截然相反。

这时的弗里达已经预感生命走到了尽头,真正到了离开的时候,她留恋着曾经激情的岁月。

弗里达和迭戈

1929-1954 住在这里

用相爱想杀来形容弗里达和迭戈之间的爱情再合适不过,迭戈对她的评价:“我想从艺术家的角度去评述她,而不是从丈夫的角度,我钦佩她。她的作品讽刺而柔和,像钢铁一样坚硬,像蝴蝶翅膀一样自由,像微笑一样动人,却也残忍得如同生活的苦难。”

弗里达一生创作了大约两百件作品,它们构筑了其生活的世界,爱情的痛苦,内心的纠结,还还原了墨西哥艰难的成长。

作为一名坚定的共产主义者的她,如同一只勇敢倔强的雄鹰,站在墨西哥的仙人掌上,带着一生的伤痛,带着满载的猎物,骄傲地俯瞰着周遭的一切……

因为女人天生是可以也应该独立于世俗而存在的,永恒的尤物。她可以没有社会身份地位,不按礼俗潮流来穿戴谈吐,美丽的女人天生会发光。

感兴趣的小伙伴们可以去看下同名电影,感受弗里达的传奇人生。

弗里达的后半生一直活在死亡的威胁下,然而她选择了看淡一切,并欣然接受,在中国古代有这么一群人,在死亡将近将近时,做出了更多无畏的选择,他们都是时代的英雄,让叔肃然起敬。

话剧《广陵散》

时间:2017年12月21日至23日 19:30

地点:北京·首都剧场

在中国历史上,竹林七贤是一个传说。

魏晋时期,一群士人隐居山林,才情纵横、狂放不羁,但在历史兴替之际,司马氏的强权将这一群人推向了不知何去何从的选择困境。在死亡的威胁下,他们有的从容面对,有的超越其中,更多的则选择了躲与藏:躲进钱财、躲进艺术、躲进书斋、躲进美酒、躲进女人,也有的躲无可躲藏无可藏。于是有人在苦痛中辗转、浮沉,有人在苦痛中超然、洒脱,还有人在苦痛中涅槃、升腾。其间,有人付以生命的代价。

戏剧《广陵散》希望能够借助这段历史和这一群最纠结最苦痛的远处的灵魂来再一次审视自己:关于尊严、关于恐惧、关于沉默、关于生命与选择、关于沉沦与重生……

- END -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责任编辑:

虚位以待 AD 300*250

声明:本网部分信息转载于其他网站,如稿件涉及版权等问题,请联系我们!QQ:103648287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