虚位以待 AD 1000*90
当前位置:首页 > 【组图】向京:一个兴致勃勃的人性观察者原标题:向京:一个兴致勃勃的人性观察者没

【组图】向京:一个兴致勃勃的人性观察者原标题:向京:一个兴致勃勃的人性观察者没

时间:来源:

原标题:向京:一个兴致勃勃的人性观察者原标题:向京:一个兴致勃勃的人性观察者没

原标题:向京:一个兴致勃勃的人性观察者

没有人可以替艺术家去看这个世界。艺术家们充满了遐想,通过对实际情况的观察,不断激发着自己的创作力,他们真诚而敏锐的感知、不停歇的思考和创造……

向京就是“一个兴致勃勃的人性观察者”,对于人性中看得见、看不见的各种面貌,比如欲望、抑郁、人性的复杂,都特别有兴趣,她的创作便是对这种观察的呈现和推进。

向京纪录片《S》

创造艺术、享受创造艺术,一定是一个重视精神世界的人。作为一位当下中国的女雕塑家,向京选择了一条安静、严肃的道路。创作者必然是百分之百的孤独者,向京近三十年的雕塑艺术道路,充满了不安的思考、关注人的“内在性”,她形容自己是个观察者——面对当下现实处境、当代人的精神状态,在观察中生成问题,在作品里把问题呈现出来:存在到底是什么?生命到底是什么?她说:“希望艺术是一种目光,投向哪里,是对存在本身的痛感和触摸,传递的是关心和关爱。

所以人性问题一直是向京作品所关注的问题,讲欲望以及关系,在伦理道德判断之外,去展现关于人性的一些观察和看法。

当我们观众在去面对一件优秀的雕塑作品时,重要的不是你在一件作品面前驻足多久,而是它在你的心里停留了多久。向京的作品就属于能久久留在人们心里的。

全黑

到达的气味

天堂

她作品里透露出的不安感,是对于现代性下人性的迷雾和对于生存本身的不断确认——“内在性”是她所企图挖掘的生存真相。问题先行是向京的工作方法,但她在业已被边缘化的写实雕塑语言里,在个人化塑造、雕塑着色、玻璃钢材料的使用这些语言建构上,都做出非常独特而影响深远的当代性实验,开创出一种“外在看来是具象的现实主义,实则深度探讨人性内在的精神价值”的作品面貌,在当代艺术景观里构成一种独树一帜的风格。在谈及“当代性与传统媒介”、“女性身份与普遍人性”、“观看与被看”、“内在欲望”等学术命题时,向京及其创作是个不可回避的个案。

在“镜像”(1999-2002)“保持沉默”(2003-2005)“全裸”(2006-2008)以及“这个世界会好吗?”(2009-2011),“S”(2012-2016)这五个阶段性的个展系列里,向京一直在身份、心理情境、身体这些线索上进行思考。

前期通过艺术家的几个不同创作阶段“处女系列”、“身体系列”(属于“保持沉默”阶段)等来宣告了其艺术语言的日臻成熟,包括对雕塑语言的实验,以及在创作、布展时用空间和镜像等多重语言来映射。

芳香的处女

“每一个人从小到大的成长,都伴随对于内在自我的确认以及外部世界的认知,这是一个自我塑造和被塑造的过程。于我而言,这些女性雕塑作品就是这样一个过程,不仅确认了自己作为女性的事实,而且包含了这个事实中的很多部分。要知道,能够真实地面对自己,尤其对于女性来说,是很艰难的。”——向京

果儿(Ⅱ)

果儿

禁闭

禁闭(局部)

向京认为所有的作品都像镜子,照到的都是自己。这些身体的雕塑,既是向京作为女性对自身的认知,也是社会对女性的认知,男人对女人的认知,再或者是女人对女人的认知。“镜像”系列,那是向京1999年至2002年创作的最早的系列作品,这些真人大小的作品,也可以说是一个女孩漫长的青春期。

Baby Baby

Baby Baby

“对于所有不可说的,我们应该保持沉默。”向京用维根斯坦这句话来命名她2003年至2005年的创作。在“保持沉默”系列中,她设置了庞杂的主题:“处女系列”、“身体系列”,雕塑的形象从小女孩到少女、孕妇、衰老的妇女,数量前所未有,那段时间她一直在“膨胀的自信心的驱动下”做出了这些作品。

尽头

镜子里的女人—夜生活

镜子里的女人—兔子不属于波依斯

礼物(Ⅱ)

浅水区

《砰!》在创作初期,只有一个蜷缩在角落、对这个世界抗拒着的女孩,而当这件作品完成时,向京意识到自己已经离开了那种状态,于是她又做了一个假装开枪的女孩,把之前的紧张气氛用一种游戏的方式轻松化解掉了。这件作品作为一个交界点,代表着她个体的成长,此后的向京逐渐走出了少女情怀,对成人世界的抗拒慢慢消解。可以说,这件作品的诞生,意味着创作者的视角从对自我审视和反思扩展到对更广阔的人性问题的思索。

《砰!》

《砰!》

2006年的“全裸”系列是一个完全由女性、身体组成的单元,从此开始,向京跳出了两性政治的局限性,她塑造的女性身体不再有假想敌和对立面,而是转向对人性、关系的观察。为了不再继续陷入性别和女性身体的泥沼,她创作了《敞开者》、《一百个人演奏你?还是一个人?》,塑造了一个单性的、去性别的世界。

彩虹

一百个人演奏你?还是一个人?

关系是向京一直以来很感兴趣的主题,也是对于主体性塑造的角度。作为群居的动物,我们多半是通过各种关系去获得对自我的一个映射的。提供给我们一个如何找到你与外界的一种关系,找到之后又如何处理好?这种人性的困境对多数人来说都是一样的。

面孔

我们

最终艺术家在女性本体之外探讨超越“性别”,并用身体作为对于存在本质、对于个体和世界关系的命题的探讨。在“这个世界会好吗?”阶段创作中,向京开始拆除长时间建构起来的主体性视角,尝试用杂技和动物两个系列隐喻人性“处境”的话题(杂技系列代隐喻人的社会和外化属性,而动物系列隐喻人的自然和内在属性),延续了她对“内在性”问题的追索。在去年的“S”系列中,向京引出了“复杂的欲望”、“权力机制下的关系”、抑郁症、记忆的反观与重组等命题;同时,在文学化结构中找到语言的营养,通过具象的自戕,从叙述性走向蕴含了对于现代性下的人性危机的隐喻,在具象雕塑的窄路上又迈进了一步。

一百个人演奏你?还是一个人?(局部)

一百个人演奏你?还是一个人?(局部)

“这个世界会好吗?”系列中呈现的动物都有一点低俯、温良,安静得像草坪像苔藓。她2011年创作的《异境——这个世界会好吗?》,一匹白马踟蹰不前,回头凝望,好像在询问观者是否要继续往前走。与向京之前所有的作品都不同,无论是处女系列还是全裸系列,那些女孩虽然一丝不挂,但完全不带色相,似乎有意剔除了男性视角的观看。而这匹白马允许了女性美的展现,披散的鬃毛,凄楚的眼神,就像带着恳求在询问:“这个世界会好吗?”

异境—这个世界会好吗?

异境—这个世界会好吗?

“欲望”对于生命来说,是一种很大的激情,欲望的推动,是一个人活着的动机和动力。向京希望通过作品回避掉欲望的对象,找到欲望的源头。

异境-白银时代

异境-白银时代

在向京《S》系列作品中,她表示:“我们不知道灵魂是什么模样,我们只能附着在欲望的肉身上,如果我们把欲望从驱壳里掏出来,那会是什么结果?《S》或许是欲望的肖像。我一直试图在用雕塑这种完全物质化的形式去做一种精神性的存在。”

行嗔

行嗔

行嗔

行舍

行舍

从考入中央美术学院雕塑系算起,向京做雕塑至今已有27年了。去年在北京民生现代美术馆举办“回顾展”加“新作展”——唯不安者得安宁,她准备了5年,用她自己的话说是“展前焦虑,展后抑郁”。让编者不禁在对即将到来的新展——向京·没有人替我看到(作品1999-2016),兴奋和期待之余,在想向京现在的状态是怎样的。

雕塑是物理上非常慢的创作,无法快速对应外界的变化,但雕塑中什么东西穿透了这些变化?可以留在创作里,让它们折射出我们自己、折射出我们所处的环境,向京这样的思考路径,就是对这个时代的回应。

这些向京作品中生命的故事,提供给我们一个更多的观看生命的角度、展现给我们极富力量的生命的证据。

最新展览预告

向京·没有人替我看到(作品1999-2016)

受龙美术馆(西岸馆)邀请,今年第四位艺术家、也是龙美术馆策划的首位女性艺术家的大型个展“向京·没有人替我看到”将于2017年12月举办。

此次展览是向京自1995年中央美院毕业之后规模最大的个展,涵盖艺术家21年艺术历程,100余件作品,许多作品将首次露面。展览包括艺术家的五个主线创作系列:“镜像”(1999-2002)、“保持沉默”(2003-2005)、“全裸”(2006-2008)、“这个世界会好吗?”(2009-2011)、“S”(2012-2016)以及一组名为 “我看到了幸福”(2002-2010)的架上尺寸作品。展览以空间作为重要命题,被打破时间线索的作品,期待在全新的空间里与观者相遇,映照观者的内心。

展览时间: 17/12/15-18/02/26

开幕时间: 2017-12-15

展览地点: 龙腾大道3398号龙美术馆(西岸馆)

主办单位:龙美术馆(西岸馆)

文末再推给大家一段七分钟的向京小短片《向京:我看到了幸福 》,介绍了向京优秀的小雕塑作品。

注:图片感谢向京工作室

来源:99艺术网 魏娜

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责任编辑:

虚位以待 AD 300*250

声明:本网部分信息转载于其他网站,如稿件涉及版权等问题,请联系我们!QQ:103648287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