虚位以待 AD 1000*90
当前位置:首页 > 【组图】这一次,桂纶镁真「狠」原标题:这一次,桂纶镁真「狠」作者_林檎

【组图】这一次,桂纶镁真「狠」原标题:这一次,桂纶镁真「狠」作者_林檎

时间:来源:

原标题:这一次,桂纶镁真「狠」原标题:这一次,桂纶镁真「狠」作者_林檎

原标题:这一次,桂纶镁真「狠」

作者_林檎

编辑_鲸鱼

我忍不住会想,假如徐玉玉没有接到那通电话,有没有可能逃过那场生死劫,在南京梧桐树下享受大学时光的自在美好?

可惜人生没有假如

2016年8月21日,家住山东临沂的应届高考生徐玉玉,随父亲前往当地派出所报案。

这个家庭困难的优等生,考上了南京邮电大学,欣喜之余,特意向教育部申请了助学金。而在三天前的8月19日,她已经接到领取助学金的电话通知。

我们现在当然知道那通电话来者不善。但彼时接到电话的徐玉玉,怎么也没有想到,与自己通话的人,竟是小学肄业,靠电信诈骗维生的郑贤聪。

拨出电话的郑贤聪

郑作为团伙一线人员,每天要打一二百,甚至三四百个电话。在他的大网下,徐玉玉是8月19日唯一一个上钩的人。

得到对方信任之后,郑贤聪立即让受害者与二线人员(也就是诈骗环节中最关键的主导型角色)陈文辉沟通。此人不过22岁,比徐玉玉大不了多少,却扮演着诈骗团伙中最为关键的主导型角色。

悲剧的又一大推手

老油条陈文辉轻车熟路地冒充起教育局工作人员,用天花乱坠的专业术语稳住了徐玉玉。

渴望为父母减轻学费负担的女孩,像着了魔一样,将已经筹备到的9900元学费,全部以转账的形式汇给了诈骗犯。

她指望能尽快拿到对方口中信誓旦旦的2680元助学金。然而好一阵等待后, 「教育局」的电话再也无法接通。

没有人能想象徐玉玉发现被骗后的心情。她大概气恼、懊悔、焦急,更主要的深深自责。

父亲陪她去报案,录了整整一夜的口供,然而第二天,刚刚走出派出所的18岁女孩,就心脏骤停,永远离开了这个伤害了她的世界。

压垮她的,不单纯只是被骗金额的大小,还有她对父母的责任,以及生而为人的尊严。

首部以反电信诈骗为题材的电影《巨额来电》,诈骗犯身后挂着很多手机

仅隔了一年多,害死徐玉玉的电信诈骗案就被搬到了大银幕上,化身为主打写实的犯罪电影《巨额来电》。

这当然不能唤回那个18岁生命,也不能还给她正义,却至少可以吼出一声警醒与善意的提示。不要让同样的罪恶重复,不要再让一个怀揣梦想的女孩,坐在父亲身边哭泣。

除了徐玉玉,《巨额来电》还吸纳了很多公安部备案的电信诈骗实情。这些在观众看来是「故事」的案子,背后都有几颗曾经绝望的心。就像影片里民警丁小田(陈学冬饰演)说的,诈骗分子在进行罪恶交易的时候,人人都是受害者。

无论你贫穷或富贵,也无论被骗走了具体多少金额,心理的不安和懊恼都是一样的。一次看似不致命的欺诈,完全可能激化出无法挽回的后果。

「躁动的邦妮」桂纶镁

要了解悲剧为何发生,我们先得走进诈骗犯的心理世界。而阿芳,作为一名看似狠毒的女匪头,无疑是良好的研究对象。

桂纶镁这次饰演了反派角色,泰国骗子阿芳

她霸气外露、脏话连篇,心狠手辣的,吊诡的是,她依然保持着一颗纯真鲜活的少女心。如此特质,如果让我挑演员,我也会首先想到她——桂纶镁。

为拍摄《巨额来电》,桂纶镁把手刮伤,伤口深至6公分,缝了8针,据说血溅当场。

作为一个平日里懒懒散散的慢星人,桂纶镁几乎从未在拍片过程中受伤。更何况她还是出了名的「文艺女星」,一贯走静态的心理揣摩路线,飞檐走壁的动作打斗次数屈指可数。

《白日焰火》中的桂纶镁

不管有没有受伤,小镁的拼是有目共睹的。早些年,为了一部《女人不坏》,她拧着一根筋在在北京练了很长一段时间的拳击,经常被打到嘴角出血,右脚趾的指甲盖儿直到影片杀青后很久都是黑青的。

即便如此,在接受访谈时,桂纶镁又回到了温顺体贴的状态,反复强调受伤更多的是拳击陪练,「我不太会控制,经常会打到他们」。

《女人不坏》里的暴烈桂纶镁

这一次,擅长制造悬疑、惊悚氛围的彭顺导演又给桂纶镁带来了新的挑战。

作为泰国狠大佬的她,要和拍档张孝全站在7层楼高的房顶上体验胆战心惊的刺激。那场戏,他们从早上拍到下午,一直穿着威亚,几乎没有休息,还要配合当地特警。

「非常紧张,很想下去,从来没有在高处站那么长时间」是小镁的回忆。也许她有轻微的恐高症吧,在房顶上站着,把手上的伤口都忘了。

泰国狠货

很显然,桂纶镁不喜欢被定型,在角色选择上倾向于多变。在2002年的出道处女作《蓝色大门》里,她的叛逆就初现端倪。

《蓝色大门》里的桂纶镁

略微凌乱的运动头,肥大的牛仔裤,外加一点夸张粗鲁的行为,大大咧咧又温柔细腻的孟克柔在蓝色大门前陷入了青春期的迷茫。对林月珍,对张世豪,她各有说不清道不明的情绪。

凭着桂纶镁的表现,这部本不特别的「青春物语」跳脱了小清新的窠臼,往人生乃至人性的领域都探了点深度。至今仍是豆瓣TOP250的一员。

孟克柔与林月珍

在此之前,小镁一直是学校表演社的主力军,还有扎实的芭蕾舞功底。可是在《蓝色大门》里,她的舞动毫无章法,她的表情青涩莽撞,让你完全看不出受过训练的痕迹。

这份「无」,往往比「有」更难描摹。

成功打造出孟克柔以后,桂纶镁同时被台北艺大戏剧系和淡江大学法语文学系录取。而在入读淡江大学后不久,她又作为交换生前往法国里昂第三大学研习。

求学期间,桂纶镁也没丢下演艺事业,先后出现在《地下铁》、《经过》和《危险心灵》里。

2007年,周杰伦的导演处女作《不能说的秘密》,让她以小雨的身份被更多大陆观众认识。孰不知彼时的她已经是经验丰厚的台湾女星。

桂纶镁饰演的已故女主角,小雨

不过,世人的瞩目必然会带来人设标签。一堆初恋型、文艺型的角色纷纷找上桂纶镁,这些都有悖于她内心潜藏的「邦妮」特性。

「我知道自己有必要用力跨出一大步,尝试一个完全跳脱的角色」。

「我蛮想尝试性格比较自由的人物」。

于是,她开始和野性的老怪徐克合作,还在2008年的《停车》中大爆粗口。一旁的导演钟孟宏的看傻了,不禁感慨,「看到她爆粗口,我自己都感到难过」。

桂纶镁在《停车》里扮演张震的强势老婆

戏路的逐渐开拓,终于让小镁甩掉了文艺女神的罩袍,也帮她更进一步地发现了自己对演员生涯的热爱。

2012年,凭借和张孝全、凤小岳搭档出演的《女朋友·男朋友》,她拿到了第49届台湾电影金马奖和第55届亚太影展双料影后桂冠。

桂纶镁荣获金马奖,一边颁奖的是成龙和李冰冰 图片Via 新浪娱乐

好演员从来不分文艺和商业,不论是什么水平的制作,什么样的故事,她或他都能塑造出令人信服的角色。桂纶镁符合这个标准,并且仍在继续挑战自我——在《巨额来电》里,化身为悍匪阿芳。

即使披上黑夹克,画了烟熏妆,她也依然秀色可餐,却不是铺了一层蜜糖的水果蛋糕。桂纶镁的阿芳,更接近于制作工序繁琐的拿破仑千层。

每一口都有多种味道,每一口都值得回味。

最「伟大」的骗术

为了实现梦想,阿芳甘心为恶,蒙骗无知少女前往泰国为组织卖命。通过设计精密的剧情脚本,我们能看到她竭力骗倒每一个接起电话的「潜在顾客」。

然而这份嚣张跋扈多半是装出来的。阿芳毕竟是个平凡的女人。她的强硬,来源不安。造成不安的源头,就是诈骗团伙的头号人物——林亚海。

为了爱情,善恶都可以放下的阿芳

出演林亚海的张孝全,是桂纶镁的老搭档了。两人在拍摄动作戏时没少帮扶。一次,从车顶爬上爬下的小镁,脚蹬高跟鞋,正好踩中张孝全的面部,差点毁掉他的鼻子,砸了帅气男演员的一大饭碗。

还好,桂纶镁和张孝全的化学反应经得住这点小意外的考验。他们的表演,在《女朋友·男朋友》中就相得益彰,到了《巨额来电》里,则更投契了。

张孝全饰演的林亚海相当狂妄。他有急速膨胀的自信心,总是自欺欺人地相信着某种高大上的「事业巅峰」。骗上一个亿的目标,让他深感自豪。

小镁饰演的刘丽芳呢,则总是怀揣着不安。她用来自我欺骗的速效药是那份「真爱永恒」的幻景。

当林亚海为她虚构买下的轩尼诗道公寓,阿芳就像自己手上的被骗者一样,甘愿为一个虚无缥缈的许诺死心塌地。

骗人者也在骗自己

如果仅仅展示反电信诈骗的破案过程,《巨额来电》可能会变成一集《今日说法》,但有了阿芳和阿海的心理描写,我们也能在感受正义伸张的激爽中,看一眼爱情和人性的黑洞。

到头来,世界上最「伟大」的骗术,竟然不能用受骗者为之付出的金钱衡量。

你也许可以轻易掐断每一通诈骗电话,甚至转而调戏电话另一头的片子,却未必能在处处弥漫谎言和虚伪人性的世界里,保持一颗清醒的大脑。

也许此时你正在欺骗自己,难以回头。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责任编辑:

虚位以待 AD 300*250

声明:本网部分信息转载于其他网站,如稿件涉及版权等问题,请联系我们!QQ:103648287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