虚位以待 AD 1000*90
当前位置:首页 > 【组图】色为财媒,财因色来——好色商人西门庆的发家之路原标题:色为财媒,财因色来——好色商人西

【组图】色为财媒,财因色来——好色商人西门庆的发家之路原标题:色为财媒,财因色来——好色商人西

时间:来源:

原标题:色为财媒,财因色来——好色商人西门庆的发家之路原标题:色为财媒,财因色来——好色商人西

原标题:色为财媒,财因色来——好色商人西门庆的发家之路

在很多人眼里,西门庆就是一个好色贪淫的代表,一个行走的荷尔蒙。无论何时,无论何地,都能让他精虫上脑,做出种种淫人妻女的事情来。更离奇的是,他撩妹技能高超,窃玉偷香成功率之高,几乎百分之百。怪不得在他死后,水秀才在祭文里说:“再不得同席而儇软玉,再不得并马而傍温香。”

西门庆

总之,《金瓶梅》这部书也真是奇葩中之奇葩,主角居然是这么一个自带光环的“坏人”。因而,《金瓶梅》的世界不像《红楼梦》那么纯真美好,充满了少男少女的懵懂气息,而是时时刻刻充斥着家长里短、勾心斗角、物欲横流的气息。让人看完以后感觉人世黑暗,压抑无比,几欲窒息。

光是一个泡妞高手也就罢了,《金瓶梅》就只能算是小黄,遑论和伟大的《红楼梦》齐头并论。当然,《金瓶梅》的作者可能是一直男癌晚期,而且他也担心社会效果不好,故而只以“兰陵笑笑生”署名,以至于至今研究者无法知道其究竟。

金瓶梅

然而《金瓶梅》的价值真的远远不止于此。就是西门庆,也是一个有血有肉有着多方面性格的人。不仅,在他这里,充分体现了“食色性也”的人之本性。同时,在他身上,也代表了晚明时期物欲横流的商业气息。他可以说是一个很成功的商人代表,通晓赚钱的一切机密。所遗憾者,他对自己的人生并没有详细的规划,只是在凭着直觉很本能做事。故而,在他死后,他辛苦积累起来的家业很快就败落下来了。妻妾离散,兄弟远离,原不过人走茶凉,必然之势。

我们甚至可以说,有时候的西门庆是一个很真诚的人。虽然淫人妻女不对,但他也知道谁是真心待他;虽然杀人害人的事情也做过不少,但他也曾接济过缺钱受难的兄弟;虽然行贿受贿的事情也是做了很多,但他对那些穷酸的“新贵”状元可谓一掷千金。成也萧何败也萧何,西门庆还是西门庆,是个简单却又复杂的西门庆。别的不说,今天我们先谈谈西门庆是怎样从一个父母早亡、只有一家大大的生药铺子、门面五间到底七进的房子的泼皮破落户,迅速成长为一个出色的商人的。

西门庆

这其中的因素,除了西门庆出色的经商才能之外,还有西门庆的泡妞技能,也起到了关键性作用。我们就从西门庆的裙带关系上来一一说起。

1.浑家早逝(这第一位浑家是什么地位我们不得而知),将女儿西门大姐许给了东京八十万禁军杨都督的亲家陈洪的儿子陈敬济为妻。这是很体面的一件事,相当于靠女儿攀上了高枝。后面陈洪等人事发,陈家贪污受贿的家产也一并入府,可以说是相当不小的一笔。

2.续弦吴月娘,这也是很必要的一件。吴月娘是本县清河左卫吴千户之女,算是有身份的人,更可贵的是吴月娘还秉性贤能,百依百随。这又是一件提升地位的事情。

这倒也罢了,攀龙附凤是而带来的荣耀是可以预见的事情。但不可预料的事情,却是来自于他娶的另外两个女子。

潘金莲

潘金莲当然不是,娶她真的是很赔钱的了,但潘金莲当真尤物,身份地位(李娇儿也是如此,不过更没有存在感),物美价廉,所以娶了也是不亏。

3.但孟玉楼不是,孟玉楼是南门外贩布杨家的正头娘子,只因丈夫出去贩布,死在外边,所以急着嫁人。这孟玉楼究竟有多少财产?给她说亲的薛嫂可是心知肚明:

这位娘子,说起来你老人家也知道,就是南门外贩布杨家的正头娘子。手里有一分好钱。南京拔步床也有两张。四季衣服,插不下手去,也有四五只箱子。金镯银钏不消说,手里现银子也有上千两。好三梭布也有三二百筒。

为了这份家产,杨家的舅子和姑娘大吵一场,最终财物还是落在了西门庆手里。这孟玉楼也是个有趣的。明知道西门庆花心,宁肯去给西门庆做小,也不愿意嫁给尚推官儿子尚举人为继室。这可真是打脸了当时的读书人。不过,也间接说明,孟玉楼还是对西门庆比较有感觉。

得了布贩子的家产,也许算不得什么,毕竟西门庆也是有产业的人。但是接下来的李瓶儿,就足以让西门庆也惊叹的了。

4.这李瓶儿的财富可远远比西门庆想象得要多。可以说,她是西门庆诸位妻妾里面出手最阔绰的一位。

李瓶儿

“原来花子虚浑家,娘家姓李,因正月十五所生,那日人家送了一对鱼瓶儿来,就小字唤做瓶姐。先与大名府梁中书为妾。梁中书乃东京蔡太师女婿,夫人性甚嫉妒,婢妾打死者多埋在后花园中。这李氏只在外边书房内住,有养娘伏侍。只因政和三年正月上元之夜,梁中书同夫人在翠云楼上,李逵杀了全家老小,梁中书与夫人各自逃生。这李氏带了一百颗西洋大珠,二两重一对鸦青宝石,与养娘妈妈走上东京投亲。那时花太监由御前班直升广南镇守,因侄男花子虚没妻室,就使媒人说亲,娶为正室。太监在广南去,也带他到广南,住了半年有余。不幸花太监有病,告老在家。因是清河县人,在本县住了。如今花太监死了,一分钱多在子虚手里。”

作为蔡京女婿梁中书的爱妾,李瓶儿是见过世面的。她在趁乱中带走梁中书家中的值钱家当“一百颗西洋大珠,二两重一对鸦青宝石”,这些都是价值连城之物。而后嫁给了花太监的侄子花子虚作正室,这又是一个有钱的主。光是梁中书和花子虚的家底,就足以匪夷所思了。而且李瓶儿还和花太监有着不正当的关系,想那花太监生前背着花子虚将“四口描金箱柜,蟒衣玉带,帽顶绦环,提系条脱,值钱珍宝玩好之物”等贵重之物交于李瓶儿,而花子虚竟全然不知,有悖常理。或许,花子虚根本就是一个幌子,不然何以面对如此如花似玉的娘子而不爱护,反倒宁愿和狐朋狗友鬼混。

而李瓶儿在花子虚死后,也是原原本本把她的家底带到了西门家。这些财物,从李瓶儿进入西门家开始讨好西门庆的各位夫人开始:

一面开箱子,打点细软首饰衣服,与西门庆过目。拿出一百颗西洋珠子与西门庆看,原是昔日梁中书家带来之物。又拿出一件金镶鸦青帽顶子,说是过世老公公的。起下来上等子秤,四钱八分重。李瓶儿教西门庆拿与银匠,替他做一对坠子。又拿出一顶金丝鬏髻,重九两。因问西门庆:“上房他大娘众人,有这鬏髻没有?”西门庆道:“他们银丝鬏髻倒有两三顶,只没编这鬏髻。”妇人道:“我不好戴出来的。你替我拿到银匠家毁了,打一件金九凤垫根儿,每个凤嘴衔一溜珠儿,剩下的再替我打一件,照依他大娘正面戴的金镶玉观音满池娇分心。”

古代金簪子

有一次,李瓶儿要讨好潘金莲,故送了她一对寿字簪儿:

金莲接在手内观看,却是两根番石青填地、金玲珑寿字簪儿,乃御前所制,宫里出来的,甚是奇巧。

所谓番,旧时是对西方边境各族和外国的通称,“番纹”即指这些民族、地区的纹样。由此可知这根金簪是用番纹作底饰,在花纹的间隔凹陷处填以石青色料(景泰蓝),簪根并铸有玲珑的“寿”字。

古代寿字簪子

做工精巧,是宫内出品,外面有钱人想买也买不到的,所以潘金莲一戴出来,吴月娘便眼红,变个法儿向李瓶儿讨要。

月娘因看见金莲鬓上撇着一根金寿字簪儿,便问:“二娘,你与六姐这对寿字簪儿,是那里打造的?倒好样儿。到明日俺每人照样也配恁一对儿戴。”李瓶儿道:“大娘既要,奴还有几对,到明日每位娘都补奉上一对儿。此是过世老公公御前带出来的,外边那里有这样范!”月娘道:“奴取笑斗二娘耍子。俺姐妹们人多,那里有这些相送!”众女眷饮酒欢笑。

有钱就是任性!出手之阔绰,也是让人大饱眼福。想来西门大官人也不过地头一霸,很多东西也是头一次见。

别的不说,潘金莲经常眼红李瓶儿的物件。有时候还专门问西门庆要,可是西门庆也是有心无力。毕竟那是人家自己的呀!

西门庆与李瓶儿

当李瓶儿临死前的时候,她也是待身边人极好:

李瓶儿教迎春把角门关了,上了拴,教迎春点着灯,打开箱子,取出几件衣服、银首饰来,放在旁边。先叫过王姑子来,与了他五两一锭银子、一匹绸子:“等我死后,你好歹请几位师父,与我诵《血盆经忏》。”王姑子道:“我的奶奶,你忒多虑了。天可怜见,你只怕好了。”李瓶儿道:“你只收着,不要对大娘说我与你银子,只说我与了你这匹绸子做经钱。”王姑子道,“我知道。”于是把银子和绸子收了。又唤过冯妈妈来,向枕头边也拿过四两银子、一件白绫袄、黄绫裙、一根银掠儿,递与他,说道:“老冯,你是个旧人,我从小儿,你跟我到如今。我如今死了去,也没甚么,这一套衣服并这件首饰儿,与你做一念儿。这银子你收着,到明日做个棺材本儿。你放心,那边房子,等我对你爹说,你只顾住着,只当替他看房儿,他莫不就撵你不成!”冯妈妈一手接了银子和衣服,倒身下拜,哭着说道:“老身没造化了。有你老人家在一日,与老身做一日主儿。你老人家若有些好歹,那里归着?”李瓶儿又叫过奶子如意儿,与了他一袭紫绸子袄儿、蓝绸裙、一件旧绫披袄儿、两根金头簪子、一件银满冠儿……李瓶儿一面叫过迎春、绣春来跪下,嘱咐道:“你两个,也是你从小儿在我手里答应一场,我今死去,也顾不得你每了。你每衣服都是有的,不消与你了。我每人与你这两对金裹头簪儿、两枝金花儿做一念儿。

李瓶儿的这些财物,直到她病死,应该也没有用完。她一个妇道人家能用得了多少,大部分想必都是留给西门庆做本钱了。

李瓶儿

李瓶儿去世之时,西门庆哭得那叫一个惨啊!虽然这样的人未必没有真心,但家奴玳安不这么认为:

俺六娘嫁俺爹……该带来了多少带头来?别人不知道,我知道:把银子休说,只光金珠玩好,玉带、绦环、鬏髻、值钱宝石,还不知有多少。为甚俺爹心里疼?不是疼人,是疼钱!… …这一家子,都哪个不借他银使,只有借出来,没有还进去的……。

这些因裙带关系而赚的钱,应该说是西门庆资本原始积累的主要部分。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责任编辑:

虚位以待 AD 300*250

声明:本网部分信息转载于其他网站,如稿件涉及版权等问题,请联系我们!QQ:103648287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