虚位以待 AD 1000*90
当前位置:首页 > 【组图】“聪”的反义词是什么?学生听不到上课铃声,老师讲一个反义词给他们听原标题:“聪”的反义词是什么?学生听不到

【组图】“聪”的反义词是什么?学生听不到上课铃声,老师讲一个反义词给他们听原标题:“聪”的反义词是什么?学生听不到

时间:来源:

原标题:“聪”的反义词是什么?学生听不到上课铃声,老师讲一个反义词给他们听原标题:“聪”的反义词是什么?学生听不到

原标题:“聪”的反义词是什么?学生听不到上课铃声,老师讲一个反义词给他们听

在上一篇文章《 有学生听不到上课铃,我给他们讲什么是“聪明”》中,我讲了面对有学生听不到上课铃声这种情况,怎么和学生说道理的。

但这个道理说完了之后有效吗?说实话,我压根儿就没期待立刻见效。立竿见影那是管教,不是教育。我也不是什么神仙活佛,一摸脑袋就能赐福,就能转运。要是真有那本事,我也就不用这么苦哈哈地婆婆妈妈地做教育了。

这不,在我讲过这个道理之后,下一周再去上课,依然有个别学生对上课铃声置若罔闻。于是,我又接着上一次课的话茬儿开讲了。

“你们还记得我上一次说过的话吧?如果谁听不到上课的铃声,我就用‘肉月旁’的那个字表扬他。”我一边说,一边把这个字写在了黑板上。

“你们哪位愿意接受我的这个‘表扬’?”虽然语带威胁,但点到即止,不可能真把这个用来批评某个学生,说他的耳朵没有起到听的功能,只是挂在脑袋上的两块肉。要不然他一旦成为同学课后嘲笑奚落的对象,万一有个什么不合适的事情发生,我可承担不起这个责任。或者万一再拿着弹簧刀对着我,那我就更麻烦了。这年头做教师很难,必须小心翼翼。战战兢兢,如临深渊,如履薄冰。即使救不了别人,也不能把自己掉到河里淹死了。

当然,我这样说完,绝大多数学生还是知道深浅,知道老师是什么意思,都准备好开始上课的状态了。可光这样“威胁”还不够,“狼来了”的话一两遍还好使,说多了之后就免疫了。因此我还要想办法把关于这方面的道理和思考引向深入。这也源于我总是对自己有更高的要求,不愿停留在原地踏步。

于是,我又接着开讲。我们回到这个正常的“聪”字来,我们来说说这个“聪”的反义词是什么?

教室里喧哗一片,有的说是“傻”,有的说是“蠢”,也有的说是“笨”……

我微微一笑,告诉他们“聪”的反义词是“失聪”。有学生就一愣,一个字的反义词不应该也是一个字吗?怎么可能一个字的反义词,变成了一个两字词了呢?

我告诉他们别着急,想一想“失聪”用一个字来说是什么?大多数学生马上想到了“聋”这个字。

你们看,我上一次在讲“聪”的字源的时候,说它是形声字,形旁是“耳”,声旁是“总”。这个字的原初意思和耳朵相关,意思是“听力好”。我们现在看这个“聋”字,也是形声字,形旁也是“耳”,声旁是“龙”,表示这个字也和“耳”有关,“聋”的原初意思就是“听不到”,就是“丧失了听觉能力”。

“我们班有哪位同学丧失听觉能力了吗?”我故意用一个问句,有意识地停顿了一下。

“我们这里不是聋哑学校,可为什么就有人经常听不到上课的铃声呢?”

“老师,他耳朵聋!”还是有学生起哄。这种起哄我还比较欢迎,至少在一定程度上帮我“敲打”了某些听不到上课铃声的同学。

不!这些同学并不“聋”。不过,为什么听不到?这可以用一个心理学的名词来解释。我在黑板上就着前面写的“聋”字,又补了四个字,就呈现出下面这样一个由五个字构成的名词短语。

这是一种心理性疾病,主要就表现在遇到自己不感兴趣或者不想听的话,就把耳朵关上,就听不到了;反之,愿意听的,感兴趣的话他就听到了。我觉得咱们有一部分同学就是选择性耳聋。而且,还挺严重。

我为啥做出这种判断?你看有一些人上课铃听不到,即使是大多数同学都坐好了,他还是迟迟意识不到已经打上课铃了。但下课铃他一定不会错过,下课铃刚一打,立刻就窜出教室去了。

我这么一说,全班同学都笑起来。此时他们即使不是对号入座,也至少对这种常见到甚至熟视无睹的现象有所感了。

“接下来的问题是,‘选择性耳聋’好还是不好呢?”我继续把问题引向深入。

学生又喧哗一片:有说不好的,也有说好的,还有一小部分学生说不一定的,要看情况的。

在我的课上,我会经常提出类似这样的似乎是选择性的问题。在我给这些学生上头几节课的时候,绝大多数学生都会掉到坑里面,要么选择“好”,要么选择“不好”。反正是两个答案二选一。我就反复告诫他们:世间的事物往往没那么简单,甚至可以说非常复杂,绝对不是非此即彼,非黑即白,常常处于一个不确定的状态,需要具体情况具体分析。

这样反复强调的结果是,上了一段时间课之后,慢慢有一部分学生就具备了这样的意识:面对这样看似二选一的问题,不会再马上着了道,掉到坑里面去,也知道要分类讨论,具体情况具体分析了。我以为这种思辨能力的培养,比教给学生具体掌握某一两个知识点更为重要。

“比如,就说这种上课铃听不见,下课铃听得真真儿的情况,这种选择性耳聋好不好?”

“不好!”学生几乎异口同声。

“确实不好,当学生就应该有当学生的样子。上课铃就是命令,就应该准备好上课的状态。这种选择性耳聋要提出严肃批评。”观点和态度在该明确的时候一定要明确,绝对不能含含糊糊,和稀泥的事儿咱不干。

批评完了这一部分人,我还要表扬另外一部分人。

“虽然具体到听不到上课铃声这件事儿,‘选择性耳聋’确实不好。但是,我要对刚刚回答‘不一定’的同学提出表扬,因为要具体问题具体分析,不能一概而论。”

说完了要“批评”这个和要“表扬”那个,我灵机一动,压缩了话题范围,进一步明确了问题指向。

“时间有限,我们不可能把世间和选择性耳聋相关的事儿都捋一遍。要缩小范围,如果我们把范围压缩到单纯就‘表扬’和‘批评’来说,选择性耳聋好不好呢?我们该不该选择性耳聋呢?”

学生又七嘴八舌地说了一通。然后我开始说我的想法。

“表扬”一般可以分为两种,一种是真诚的肯定赞美,一种是虚伪的阿谀奉承。

对这两种表扬,我们该采取什么样的态度呢?“阿谀奉承”当然要远离,要选择性耳聋,因为这样的话听多了,会让你飘飘然,忘记自己几斤几两,这对你自己有害无益。

那发自内心的肯定与赞美我们是不是要听呢?我个人觉得也可以选择性耳聋。要对赞美你的人表示感谢,但绝对不要躺在过去的成就簿上,那会让你失去前进的动力。(我估计我在讲这样的话的时候,会有一些认真听讲,认真思考的学生可能会想到居里夫人的一些轶事来)

“批评”也可以分为两种,一种是善意的批评,一种是恶意的指责。

面对这两种批评,我们又该采取什么态度呢?善意的批评,我们当然不能选择性耳聋,要认真倾听,因为那对于我们的进步会有莫大的帮助。这个道理每个人都懂,不需要过多展开。但关键是面对“恶意的指责”的时候,我们该怎么办?

这时候有学生就会想到选择性耳聋,觉得把这些难听的话排斥于耳朵之外最好。

我告诉他们,我和他们的想法不太一样,面对“恶意的指责”,我也会选择倾听,尤其是有一些让你觉得很恼火甚至要暴跳如雷的指责,更要小心了。之所以会有这样的心理波动,静下心来想一想,很有可能这种指责戳到了你的痛处,是你真正的弱点所在,要不然你不会发火。这是一个正视自己、剖析自己的好时机,从这个意义上来说,这些人也在帮助我们。

以上我啰嗦了这么多,但所讲的这些意思,可以用《弟子规》中的一句话来概括:“闻过怒,闻誉乐,损友来,益友却。闻誉恐,闻过欣,直谅士,渐相亲。”

这句话的意思是:听到别人说自己的缺点就生气,听到别人恭维自己就高兴。如果这样,不好的朋友就会与你交往,有益的朋友就会与你断交。听见别人恭维自己就感到惶恐不安,听到别人指出自己的过错就欣然接受,如果这样,那些正直诚实的人,就会逐渐与你亲近起来。

讲到这里,关于听不到上课铃声这个现象的第二次讲道理的过程就结束了。

其实,在这最后引用的《弟子规》的背后,还有《论语》中的“益者三友,损者三友”的论述以及“丘也幸,苟有过,人必知之”等有意思的故事,我就没有在这节课再展开。适可而止,过犹不及,这也是教育的智慧。如果再唠叨下去,怕是大多数学生都要“选择性耳聋”了。

至于没有讲到的那些东西,虽然更为经典,但也不着急就在这一节讲完,这里留下一个接口,那里留下一个接口,有时间找个机会就插接一下,也就逐步完成更多的扩展了。人生长着呢,急,不得!




【相关文章】

有学生听不到上课铃,我给他们讲什么是“聪明”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责任编辑:

虚位以待 AD 300*250

声明:本网部分信息转载于其他网站,如稿件涉及版权等问题,请联系我们!QQ:103648287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