虚位以待 AD 1000*90
当前位置:首页 > 维护男士“调情权” 法国女性谴责MeToo太过分原标题:维护男士“调情权”法国女性谴责MeT

维护男士“调情权” 法国女性谴责MeToo太过分原标题:维护男士“调情权”法国女性谴责MeT

时间:来源:

原标题:维护男士“调情权” 法国女性谴责MeToo太过分原标题:维护男士“调情权”法国女性谴责MeT

原标题:维护男士“调情权” 法国女性谴责MeToo太过分

自从好莱坞哈维·韦恩斯坦性丑闻事件曝光后,世界各地各行业都掀起了反性骚扰、反性别歧视的女权运动浪潮,多国政界、文艺界以及商界大佬纷纷落马。然而,就在人们为女性的勇气和进步鼓掌喝彩时,包括法国知名演员凯瑟琳·德纳芙在内,以法国人为主的100名欧洲女性抛出了一个引战言论:现在的女权主义运动是不是太过分了?我们要捍卫男性调情的自由!

▲“#MeToo”中勇敢站出来反对性骚扰的女性成为Time2017年度人物。而法国社交媒体上的反性骚扰运动“#BalanceTonPorc”也当选年度热词。

男性调情是自由,女权运动侵犯

这封由100名女性联名签署的公开信,最早于法国时间9日公布在法国主流报刊《世界报》上。由女性作家、演员、学者和商业精英组成的百人团队,在信中抨击以“#MeToo”“#BalanceTonPorc”为代表的反性骚扰女权主义运动,称其为一种新形式的“清教主义”。

▲凯瑟琳·德纳芙(Catherine Deneuve)是法国上世纪知名女星,曾出演《我在伊朗长大》等影片。

“男性对女性的调情,对性自由而言不可或缺。”她们在信中这样写道,“强奸是一种罪行,但不论手段是否笨拙,是否穷追不舍,追求并不是一种冒犯,更不是一种大男子主义式的侵犯。”公开信中还写道,一旦沾上“性骚扰”几个字,男性就会立刻遭到报应,丢掉饭碗,但是有时候他们只是碰了某个女性的膝盖,发出了含有性暗示内容的短信或者只是想亲吻女性。

▲发表在《世界报》上的公开信。

信中的说明,明显指向了英国前国防大臣迈克尔·法伦(Micheal Fallon)。2017年11月,英国前国防大臣迈克尔·法伦承认自己在2002年曾把手放在女记者膝盖上,尽管后者表示原谅,但法伦仍决定辞职。他表示,“很多指控是不实的,但我认识到自己的行为与英国武装部队的高标准不相符……也许15年前、10年前这种行为是可以被接受的,但现在不行。”

对于公开信的作者们而言,虽然哈维·韦恩斯坦事件很过分,虽然对一些滥用权力骚扰女性的男士说“不”很必要,但无休止地对男性进行讨伐的活动已经“失控”。大量的仇恨情绪涌向被指控人,却没有给他们辩解的机会。

一些“不良反应”已经出现:男性工作者因误解被开除、男女之间不敢讲话、不敢有一些亲密举动等等。滥用女性权利并不能帮助性别平等,相反,这种运动打击了性自由,甚至助长了一些宗教极端主义。更重要的是,这些运动并没有让女性更加独立,反而让大众产生了一种“女性是受害者”,是“可怜的小东西”的认知。

来自女权主义的反击:不要将追求和性暴力混为一谈

毫无疑问,如此评论立刻引发了女权运动者的激烈反击。女性主义运动者卡罗利娜(Caroline De Haas)谴责这封信混淆了“性暴力”以及 “基于尊重和愉悦的追求”两个概念。“性暴力不是强烈的追求。后者将女性视为平等的人,尊重女性的意愿且不论这一意愿是否对自己有利,但是前者将女性看作一种物品,丝毫不顾女性感受。”

▲法国女权运动代表人卡罗利娜(一排中)表示,每次女权运动有所进展,总有出现反对之声。

对于女权运动是否“过火”,她们也给出了自己的论调:女性有责任保护自己,如果不是现在,我们还要等到什么时候才能向男性责问停止侵犯和骚扰的问题?对她们而言,公开信的作者们就像是没有搞清楚情况的“猪队友和烦人的大妈”。

法国反性骚扰运动发起人桑德拉·穆勒(Sandra Muller)也站出来发声,“女权主义并不是保护性自由,而是保护女性。”这已经不是20世纪60年代,老一辈女性站出来维护女性性自由的运动,而是新一代女性为了女性权益,对性骚扰的反抗。

然而,在法国Capital网站发起的“女权运动是否过火”调查中,69%的人选择了是。不论投出这一票的人是男是女,这一结果说明现在这场轰轰烈烈的女权运动也许确实存在一些被忽视的漏洞。如何界定一个“重口笑话”和性骚扰的界限?社交网络上的曝光言论是否都是可靠可信的正义之声,或者说它们本身也是一种言语暴力?原本意在为女性发声、呼吁世界重视女性性骚扰问题的“MeToo”运动,以后将如何发展仍值得关注。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责任编辑:

虚位以待 AD 300*250

声明:本网部分信息转载于其他网站,如稿件涉及版权等问题,请联系我们!QQ:103648287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