虚位以待 AD 1000*90
当前位置:首页 > 【图】浙江省委原干部2次通缉后归案,出逃给家人带来“灭顶之灾”原标题:浙江省委原干部2次通缉后归案,出

【图】浙江省委原干部2次通缉后归案,出逃给家人带来“灭顶之灾”原标题:浙江省委原干部2次通缉后归案,出

时间:来源:

原标题:浙江省委原干部2次通缉后归案,出逃给家人带来“灭顶之灾”原标题:浙江省委原干部2次通缉后归案,出

原标题:浙江省委原干部2次通缉后归案,出逃给家人带来“灭顶之灾”

5日中午,据中纪委官网消息,12月1日,在中央反腐败协调小组国际追逃追赃工作办公室的统筹协调下,经浙江省委、省纪委监委努力,浙江省公安机关成功将“百名红通人员”周骥阳缉捕归案。

周骥阳,男,汉族,1970年6月出生,浙江省委党史研究室原干部,2008年9月辞去公职;2008年12月因涉嫌合同诈骗畏罪潜逃。2009年1月,杭州市公安局对周骥阳立案侦查;2014年12月,杭州市检察院以涉嫌合同诈骗罪依法对周骥阳批准逮捕。国际刑警组织红色通报号码为A-1025/2-2015。

“政事儿”(微信ID:xjbzse)注意到,这是周骥阳第二次被通缉。

2006年,杭州市西湖区发生一起合同诈骗案,包括一名陈姓受害人在内的受骗者被骗取资金超过1亿元。警方调查后发现,周骥阳有重大作案嫌疑,但他已经在逃。

2011年11月,杭州市公安局发布悬赏缉拿令,悬赏一万元通缉周骥阳。

时隔4年后,周骥阳又重新登上了国际刑警组织的红色通缉令榜单。

今次,周骥阳归案。截至目前,“百名红通人员”到案50人,已达半数。

“政事儿”(微信ID:xjbzse)注意到,周骥阳在逃期间,周骥阳的父亲周永宁和妹妹周瑜芳,于2011年1月和2016年2月,给周骥阳写了两封信,发布在网络上,劝其归案自首。

今日(5日)下午2点,刚刚看到周骥阳归案消息的周瑜芳,向“政事儿”(微信ID:xjbzse)证实,这2封信确系其所写,“主要由我爸爸起草,我从我自己的角度,稍微修改了一下,然后发布在网上。希望他能看到,回来自首。”

周瑜芳说,“哥哥的出逃,对我们家来说,是个灭顶之灾。走的时候,一个字也没交代。期间也没有联系过,也没有托人来给我们说。我们也不知道他去了哪里。

听到哥哥归案,周瑜芳说,有太多说不出来的感受。“从我自己来说,他归案应该是好的。他把责任都抛给我们,为什么要这样对我们呢?”

她表示,这件事对其家庭来说,影响太大了。“我们为他借了很多钱,法院执行款也由我和我父亲承担,还有负债。我的工资也被法院执行,剩下的我自己零零散散还给别人。”

周骥阳的妹夫管礼平表示,周骥阳出事后,由于家里房子被抵押,一家人都在城里亲戚家,去年年底回到乡下。因为周骥阳的事情,周骥阳母亲目前已老年痴呆5年了,父亲周永宁也有老年痴呆的前奏。

以下为家人写给周骥阳的2封信:

第一封信(写于2011年1月)

骥阳:

你还好吗?外面下着大朵的雪花,屋顶上、树枝上到处都是厚厚的积雪,不知道远方的你是寒,是暖,是贫,是富?在你消失的整整两年时间里一个电话、一点消息都没有,真不知该怎么说你啊!

永远都无法忘记2008年12月25日这个黑色的日子。当我们惊闻你失踪的消息时,犹如晴天霹雳,眼黑腿软,全家人在极度恐慌中抱头痛哭,静坐发呆,谁都无法相信这样的事实。在以后几天的奔波和调查中我们才渐渐认清了真实的你。真的很悲哀啊,一个至亲的亲人,一个和自己流着同样血液的人,在人生的轨迹中偏离的是那样的遥远,不可思议!

你说过的话,你做过的事,你的承诺,你的一切一切都让我们无法理解你为什么要这样对待我们,为什么要把一颗贪婪丑陋的新隐藏的那么深,那么久……你走了,没留下一分钱、一个字顾自潜逃,把所有的灾难留给了已为你付出所有的父母、妹妹,让我们陷入了无比痛苦的深渊!

一波又一波的讨债人来到了我们家,搬走了所有值钱的不值钱的东西,当满心凄凉的我们提着简单的行李走出父亲花了多年心血而建造的房子时,你可知道我们三个人滴血的心吗?当我们被债主围困,彻夜不让睡觉还要遭受打耳光、辱骂、泼热水于脸的屈辱时,同在蓝天下的你有过一丝心灵的震颤吗?两年的时间里一家人经历了几场官司,已经一贫如洗的我们还要给你承担巨额的债务。(父亲的退休金只剩709元,妹妹每月扣1000元,结余的还要给单位同事)从城里到乡下,又从乡下到城里,当父母亲拖着沉重的脚步挽着大包小包走在乡间泥泞小路的时候,你的思绪可曾在他们身上停留过?妈妈胃癌手术切除了2/3的胃体伴发抑郁症,爸爸高血压、心脏病、颈椎动了二次手术,常年服药,面对呕心沥血的父母亲你有事于心何忍啊?妈妈常把衣服拿到瓯江边洗,为了买到便宜的菜、药还要跑上大半个城市。

每当看见她瘦弱而忙碌的背影,我终究无法理解你是怎样的冷酷自私,你内心的天平是怎样无情的倾斜!!你抱怨我们没有给你荣华富贵,无视你每天节假日归来时我们要在厨房里忙碌几天的辛苦。即使父母亲一次次拿出积蓄为你置办婚礼、买房、日常开销等,把家里最贵重的礼物都留给了你,可是你却把我们对你无私的爱全部践踏在了你的脚底,毫不留情地把我们当做了最大的挡箭牌、牺牲品、替罪羊!!你一次又一次地撒着弥天大谎,一次又一次地伪装善变,你力图为你的梦想换回不堪的败局。可是你失败了,你不仅亲手葬送了苦苦经营的家,也毁掉了人生中最为可贵的良知、道德、责任、尊严,褪去了你费心包装的外表,又是怎样一个无法言语的你啊!!

骥阳,所有的悲剧都是你一手制造,已铸成的现实无法改变,也无法挽回。如果只是执迷不悟而一味地走下去,那么将是无可救药后让人唾弃一生。你尽管弃我们而走,但是我们还有好多话想对你说:你身为人子,也为人夫、为人父,在你的身上有着无法推卸的责任和义务。你的失踪直接影响了三代人的命运,你最疼爱的儿子没有了父亲,我的女儿从15岁就过着寄人篱下的生活,你可曾梦见他俩幽怨而无奈的眼睛吗?无论你是穷困潦倒或是醉生梦死的或者,你能心安理得地过着每一个白天黑夜吗?在某一个或远或近的角落里有你形单影只没有灵魂的躯壳,提心吊胆害怕每个警察,每辆警车的经过,在惶恐中的逃亡生活你有能忍受多久?你的侥幸不会为你创造奇迹只能是浪费时间,浪费生命!你现在只有40岁,如果主动接受法律审判服完刑回来,也许还有机会与儿子亲人会面。而你如果一直潜逃在外,一年又一年过去,增加的只是你的年龄、痛苦、罪行,无法改变的仍旧是你的刑期,好好想一想吧,早点结束逃亡的日子,站出来面对现实。每个人都是握着拳头来到这个世界而后撒开双手离开的,生命只是一个过程,但是一定要正确的选择,监狱的生活也是一种生活,你是学中文的,曾经那么热衷于写作,你可以一边劳动改造一边学习创作,只有这样的环境才能抚平你浮躁的内心,改变你的人生观。

再说了,你犯的罪那么大,害了上百户的家庭,应该接受法律的惩罚,应该勇敢地站出来承担责任,只有这样才能洗刷你犯下的罪孽。不过有一点请放心,几个月前中央修订了刑法修正案,其中有一条是“非暴力犯罪免死”,你是什么情况,你清楚。

骥阳,写到这里我们的脑子里总会浮现你小时候和大家在一起的情景。七十年代中期开始每年正月初二我们一家四口都要去七百秧拜访你的“干爹”,有趣的是四个人只有一辆自行车,只好一次乘三人,一人走路,骑了一段路停下,二人下车等候,车回头将走路的接来,就这样轮番将全家四人安全送到“干爹”家。尽管寒冷,身上是热烘烘的,尽管吃力,心理是乐呵呵的。那时生活虽然清苦,但一家人平平安安快快乐乐比什么都好,你还记得吗?为了丰富你的课余生活经常带你去乡下钓鱼,听山歌,吃农家饭。

你上高中那年暑假,你爸就带你一个人去宁波、普陀、绍兴、杭州游玩,睡最便宜的客栈,吃简单的饭菜,在西湖边两人喝一杯茶,可是你很乐意很高兴。你上大学四年,每次开学都是爸爸用自行车带着你送到车站,捎上家里最好吃的给你。作为父母对子女的任务是完成了,曾经最大的心愿是看着你学业有成、家庭幸福!可是今日的你已经走到了无法挽回的这一步,生活的艰辛远比不上精神上的压力,你回来吧!只有在阳光下的微笑才是真正的人生!让父母亲还能看上你一眼,说几句话,也算是父子、母子、兄妹一场分别留念!父母亲身体不好,你早点回来,向警方自首,这是你唯一的选择也是我们最后的请求!

致好!

第二封信(写于2016年2月)

给周骥阳的第二封信

骥阳:

昨夜下了一场大雪,屋背,地上积了厚厚的一层雪,你妈妈醒来就说,真冷,阳儿不知在哪里?

你妈妈患老年痴呆症已有两年多,不识人,不识路,不会做饭,不知衣服的正反,鞋子的左右,人和事已经忘得差不多了,可是她还是能记起你,经常提起你,有时夜里醒来也会说些有关你的话题。

有一次她高兴地说,今天我见到阳儿了,他说回家吃晚饭,你快去买两瓶啤酒来吧。我们没有说其他的,默默准备好了饭菜,心里就想着还是让她保留着曾经美好的过去吧......

可是现实毕竟是真实的。你08年出逃至今已整整7年,法律追究你也一直没有停止。也许你没有考虑过,你已经浪费了这可贵的7年,不仅是时间也是生命,多么可惜!

这没有真实意义的时间让你给翻过去,假如你是在服刑也许过不了很多年就可以获释了,那时,你可以见到孩子还有我们,可以抬头走在熟悉的街道上,呼吸着自由的空气,这该有多好呢!可是一晃就是7年,你在躲躲藏藏中渡过,我们在为你还债中煎熬,一点有限的养老金除了留点生活费,其他都被法院执行。你妈妈生这病常要去街上走走,提出要买这买那,我们都要计算着买便宜的。生活苦一点没有关系,只要家人在一起,互相照顾安安心心过日子比什么都好。可是你一直在外面提心吊胆地活着,杳无音信的,对所有家人的伤害是有多少的残酷,你难道就没有一点顾及我们的感受吗?

今年是国家大赦之年,政策比较宽松,只要是主动去公安部门自首的,一定会得到力度很大的处理。

其实,你对自己触犯的法律是非常清楚,你也应该接受制裁,只要想想受害者的痛苦,我们就该下跪请罪。

别的不说,就拿我们家替你借的巨款,他就像一把无形的铁钳牢牢地夹住我们,根本动弹不得只好移至法院,结果是以房抵债,冻结工资,永远卑微地生活在社会的底层。所有的一切都是你造成的,可是你可以躲得远远的,可以把所有的灾难都留给无辜的家人,你当真可以对曾经幸福的家庭没有一丝的留恋吗?出来吧,阳儿,我已经77岁,得了严重的心脏病,生死的距离是那么的相近;你妈妈的痴呆症日渐严重,总是唠叨着想见你;你的妹妹每日为生计操劳,每当夜里听到她低声的啜泣,真是担心她还能坚持多久....

过年了,按照风俗习惯,家人团聚,共祝多福。可是自从你走后我们家就没有贴过对联,放过鞭炮。

我们羡慕别人的欢乐幸福,更希望自家也可以拥有。你的孩子已经上了高中,不要让他永远生活在你的阴影里。显身吧,把握人生的机会和希望,走对今后的道路,我们还会在家里等着你......

2016年2月

“政事儿”(微信ID:xjbzse)撰稿/新京报记者何强 校对 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责任编辑:

虚位以待 AD 300*250

声明:本网部分信息转载于其他网站,如稿件涉及版权等问题,请联系我们!QQ:103648287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