虚位以待 AD 1000*90
当前位置:首页 > 【组图】这个金融男靠蹦迪改变了时尚圈,你知道的所有爆款都在山寨他原标题:这个金融男靠蹦迪改变了时尚圈,你

【组图】这个金融男靠蹦迪改变了时尚圈,你知道的所有爆款都在山寨他原标题:这个金融男靠蹦迪改变了时尚圈,你

时间:来源:

原标题:这个金融男靠蹦迪改变了时尚圈,你知道的所有爆款都在山寨他原标题:这个金融男靠蹦迪改变了时尚圈,你

原标题:这个金融男靠蹦迪改变了时尚圈,你知道的所有爆款都在山寨他

Kanye West毁灭时尚圈已是件众所周知的事了。

虽然杜少对他设计的蠢球鞋和沙漠难民风针织服深恶痛绝,但他还是有值得肯定的地方:有梦想。

除了竞选美国总统,Kanye最大的梦想就是统治时尚圈。

一名饶舌歌手为何突然不好好唱歌开始想要称霸时尚圈?因为替他描绘出这个梦想轮廓的人是——

「Helmut Lang」。

当初加入adidas时Kanye就曾喊话:「让我坚持这一切的人就是Helmut Lang。」虽然已经隐退十多年的Helmut Lang可能会生气的表示:这个锅我不背。

事实上,在时尚圈只要你能喊出「Helmut Lang」这个名字,就好像在高中物理实验班说出「我爸在NASA工作」一样会被当作大神供起来受万人敬仰。

纵观Helmut Lang的模仿者,Kanye West可能是最不起眼的那个:

所有你能叫出名字的大牌设计师,例如Calvin Klein、Jil Sander、Raf Simons、Rick Owens、Balmain、Celine、Alexander Wang等等,都是Helmut Lang的信徒。

正如时装设计师Bernhard Willhelm所说:「很多在不同时装屋工作的人,他们的办公室总会挂着一件Helmut Lang的单品。」

老爷们不用去了解Givenchy又出什么了郭德纲上身爆款、Celine又换了哪位性冷淡设计师、Raf Simons拯救内衣帝国CK等这些听上去很内行的时尚新闻。

因为对于近30年的年轻人都穿了什么,你只需要知道Helmut Lang这个名字就够了。

今天,杜少就要给老爷们讲讲:时尚圈关二爷——Helmut Lang的开挂人生。

现如今商业上最成功的品牌都是Helmut Lang的稀释版本。也就是说,现在你能看到的爆款,基本全在抄袭Helmut Lang。

以下5个Lang使用过的经典元素,现在已被其他品牌玩到烂大街:

  • 黑白灰的极简主义

极简主义是目前最流行的「高级」着装方式,好像只要身上穿着剪裁简单、颜色只有黑白灰的服饰,就很有品位。

对于极简主义这种现在大火的风格,Helmut Lang有话要说。

作为金融界出身的设计师,Helmut Lang却改变了整个行业的规则——他是第一个将街头时尚带入T台的设计师,也是极简主义大师。在此之前,时尚圈的流行趋势还是:繁复、奢华、不实用。

像现在冰雪皇后和女文青最爱的Celine、Jil Sander这样的性冷淡风大牌,启蒙全部来自于Helmut Lang。

左:Celine 中:JIL SANDER 右:HELMUT LANG

Less is more的精髓,被越来越多的设计师掌握。

  • 贵到买不起的牛仔裤

如果不是他,现在大牌的牛仔裤不会这么贵。

Helmut Lang总是从最基本的街头服饰入手,利用自己对面料的感知与自学的古怪剪裁,将它们进行设计再造。

把简单不起眼的衣服升级为前卫时尚,全靠他的「奥地利剪刀手」:

他创造了「Designer Denim - 设计师牛仔」这个新品类,原本牛仔裤只是作为Workwear,和时尚半毛钱关系都没有,只能在Gap、Levis等平价服装品牌能买到。

而Helmut Lang通过胶印、漆点、重度做旧水洗等手法将牛仔裤带上了T台,并卖到200美元,这在90年代,很多人消费不起。

如今像新晋潮牌Fear of God,运用Helmut Lang式的泼墨和水洗,竟然卖到了1200美元。

左:Helmut Lang 右:Fear of God

法国老牌Balmain也凭借Helmut Lang的剪裁设计翻了身。

Helmut Lang从人体工学考虑,在牛仔裤膝盖处加入褶皱、接缝元素。

这种机车牛仔裤后来成为奢侈品牌如Balmain最经典的单品之一,是时尚圈毁灭双人组Kanye West和Kim Kardashian夫妇的最爱。

左:Helmut Lang 右:balmain

  • 防弹背心

Helmut Lang让警察制服上了T台,防弹背心竟然是他的灵感谬思。

Helmut Lang 1998年春夏男装系列

门徒Kanye West首当其冲。在和adidas合作的Yeezy系列第一季出炉后,无数人指责他抄袭了Helmut Lang在1997年秋冬及1998春夏男装中以防弹背心为灵感的标志性作品。

虽然是Lang最差的信徒,但是这件作品他掌握到了精髓:直接抄袭。

左:Helmut Lang 1998 右:YEEZY Season 1

  • 捆绑绑带

现在动不动棉袄或裤子上就飘出几条乱码七糟的SM绑带的设计,灵感也全都来自于Helmut Lang。

Helmut Lang善于解构最简单的元素,运用绑带毫不费力就能让设计饱满。

他将绑带融入夹克的内部,这样就好像穿着背包一样。在Lang眼里,绑带绝对不是色情的性感,而是性冷淡式的性感。

拯救过Dior和Jil sander的大设计师Raf Simons,出道至今的设计依旧有Helmut Lang的影子。

左:Helmut Lang 右:Raf Simons

左:Helmut Lang 右:Raf Simons

  • 暴露癖

Lang手下的布料,只为了遮住不关键的部位,而那些隐私部位,最好都露出来。

结果这一行为成为了当时设计师的风潮,衣服的遮羞功能在他们眼里根本不值一提。

例如Rick Owens这样的艺术家模仿的更为激进,直接露下体。

左:Helmut Lang 右:Rick Owens

「在Helmut之前,时装不属于边缘文化青年。而到了90年代中期,那些早先穿着牛仔裤、T恤和运动鞋,从朋克或锐舞文化里成长起来的年轻人终于在Helmut Lang这里找到了能进入成年人世界的衣服。」——英国时装评论家Sarah Mower。

Helmut Lang不仅让那个年代的年轻人有了追求自己权利的机会,还将这种边缘文化发展成了主流,并且放在现在依旧前沿。

除了设计理念上是各大商业品牌的「执行榜样」,在营销方式上Lang也是玩出了花样。因为他深谙最有效的营销方式就是:像做艺术一样做营销。

Helmut Lang香水广告海报

  • 10年前就开始玩直播

Helmut Lang不像现在的品牌,随便找几个当红的流量小鲜肉和KOL站站台、拍拍照就好了,他是基于对文化、技术及创意的敏锐度,简单的说就是:营销的有理有据。

在宇宙级视频App快手诞生的十多年前,Helmut Lang就已经用网络直播自己的Show。

1998年4月,就在Lang秋冬首季的前三天,他决定网络直播。他是史上第一个这么做的设计师。「我当时就有感觉,互联网会急剧发展壮大到超乎所有人想象,所以我认为打破陈规,在线上向大家呈现这批设计的时机到了。」

  • 病毒式广告

现在满地铁满大街的病毒式广告也来自于Lang:

他是第一个在纽约出租车顶放置广告的设计师在此之前,纽约黄色出租车的灯箱一直被百老汇音乐剧和低糖啤酒广告霸占着。

而就在一个多月前,这间重新回归的时装屋在DAZED主编和Hood By Air设计师的带领下,发布了新的胶囊系列,向20年前这一开拓性的壮举致敬。

  • 玩联名

「艺术家联名」是现在各行各业的圈钱利器。

设计不出新款咋办?——联名。

尾货滞销了咋办?——联名。

不挣钱咋办?——多方联名。

而这,Helmut Lang也是20年前就玩过了。

摄影艺术家Walter Pfeiffer的作品及Helmut Lang周边:

日本摄影艺术家Keizo Kitajima作品及周边:

为何Helmut Lang会成为时尚圈人人都会进香火的关二爷?

这一切都源自于40年前蹦的那场野迪。

俗话说:「今夜不蹦迪,明日变垃圾。」

46年前18岁的Helmut Lang也深谙这个道理。但更为让他苦恼的是:

蹦迪穿什么才帅?

放眼现在,同样是金融男理科生,人家蹦迪至少会合计合计穿啥,你直接穿个破西装背个电脑包就去了。

而Helmut Lang和普通金融男不一样,他之所以会成为大师,全因为他高出天际的自我要求:我必须是最帅的。

这个金融系男孩为了成为舞池中央的Party Queen,买不到自己心仪的衣服于是决定自己做。

这一好品质,来自于他不幸的家庭。

1956年Helmut Lang出生在奥地利的维也纳。

Lang的父母在他五个月大时就分开了。因没人抚养,他被送到了奥地利阿尔卑斯山的祖父母那里生活。

10岁的时候,他的父亲再婚又把他又接回了维也纳。

然而回到家之后的八年,是他人生中最不开心的时光。

「那是我人生最不开心的一段时间,同学们可以穿的像嬉皮士一样,我继母只给我穿我爸剩下的旧西装和帽子。青春本该是一个养成自我穿衣风格的阶段,我却被剥夺了。」

对于Helmut Lang来说,没有穿衣权利和没有人生选择权一样可悲。

所以,要强的他在18岁当天毫无留恋的离开了家,从此再也没有与父母见面。

「虽然晚了点,但我想和所有年轻人一样开始寻找自我,我想探索生活和性爱,晚上想出去混,想让自己看上去好一点。」

但是,有了穿自己喜欢衣服的权利后,Lang并没有找到他心目中能穿去蹦迪的外套与T-shirt。

70年代的维也纳虽然是欧洲的文化中心,但这里和时尚没有半毛钱关系,只有一些小的手工作坊和裁缝店。

于是,为了蹦迪,Lang委托裁缝店定制自己想穿的衣服,没想到穿出街后很有反响,相继着被问衣服哪买的,能不能做一件给他之类的请求,于是他感觉自己的服装事业被自己的金融职业耽误了。

要强的他毅然决然的离开了素有铁饭碗之称的金融界,找几个裁缝,创立了自己同名的工作室。

1977年,21岁的Helmut Lang在维也纳成立了自己的定制门店。几经发展,1986年巴黎Helmut Lang同名设计师品牌诞生,从此,一场时装革命开始,出现了上文提到的那一切。

然而Helmut Lang带来的这一切创举,在2004年终止了。

1999年为管理品牌Lang将51%股份卖给Prada集团,但好景不长,因商业与创作上的冲突,Lang在04年底向Prada出售了他剩余的股份,并在新的一年彻底离开了这一品牌。

从此,Helmut Lang再也没有踏进时尚圈半步,修仙去做雕塑艺术家。

不管是歌手、画家,还是设计师,不管是死亡还是隐退,只要在自己的巅峰时期选择离开,都会被奉为神话。

Helmut Lang的隐退也是将他本人封神的重要一步。

Helmut Lang雕塑作品

去年,经历了十几年浮沉的品牌「Helmut Lang」,准备重新杀回时装界,但设计师已不是Helmut Lang本人。

没有Helmut Lang的Helmut Lang是否还能回到以前延续神话,谁也给不出答案。

唯一能确定的是,这一切,Lang其实早已不在乎了,因为:

那些粗的,终将会被细的替代;

那些留白的,势必会被重新填满;

那些精致的,都会被俗陋洗礼;

那些过去以为是指引的星辰,全部被扭曲的风暴刮起的沙子遮盖;

那些不愿意看清潮流的车轮正在出现异动的人们,正被迅猛的无声的残忍的碾碎。

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责任编辑:

虚位以待 AD 300*250

声明:本网部分信息转载于其他网站,如稿件涉及版权等问题,请联系我们!QQ:103648287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