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置:人生美文网 > 科技咖 > 正文 >

熊培云:当AI也能作画,艺术会死吗?

2020年10月17日 19:07来源:未知手机版

啃文书屋,小吃 品牌 一路飘香,as仙阁俱乐部

《写给大家的世界艺术史》 推荐序 

作者 熊培云

人皆有自己的艺术史。年少时听了什么音乐,看了什么绘画,读了什么诗歌,遇着了怎样的建筑与风景,渐渐有了某种审美倾向,后又因何机缘发生了改变……有些人甚至直接参与了具体艺术作品的生与死。或创造、毁灭,或欣赏、传播,无数变量叠加,便有了波澜壮阔的人类艺术史。


而任何有关艺术史的书籍,就算是贡布里希与艾黎·福尔这样的大家,终究逃不过“举例证明、望例生义”的宿命。我们无法获得全部的材料或史实,这是横亘在所有被记录历史与真实历史之间的一道深渊。任何严肃的学者,都不会不为此感到诚惶诚恐。


像个虔诚的艺术家,艾黎·福尔以文字的方式完成自己的艺术。我敢说,这是位极尽诚意的作者。在1921年的新版序言里他曾如此自陈不断修正作品时的心境:“过去陈述的那些观点,今天看来实在难以相信它们确曾是我写下的东西。”在风格上,此前有人甚至批评他的作品并非冷静的艺术史,而是旨在赞美艺术的诗篇。


上述困境与批评或许无关紧要。虽然艺术史写作拜赐于作者所获得的材料,但其寻找意义大于追求真理,实属“主观完成客观”的过程。如何理解你所抵达的有限事物,是其至要一环。


艾黎·福尔的博学让他的艺术史写作具有某种“人类文明史”的气质。就阅读体验而言,我宁愿将其作品更名为“艺术与心灵”。书中提到的人物与画作,让我常有时空倒错之感。若干年间,尤其是在欧洲不同场馆观看各类油画时的情景纷至沓来。从莫奈、雷诺阿、凡·高、达利,到勃鲁盖尔、委拉斯开兹、戈雅、莫迪里阿尼……每棵大树背后都是一片森林。只是,相较于世人津津乐道的落魄者的蓬头垢面与成功者的灯红酒绿,更让我着迷的是艺术家内心的焦灼。它恰恰是最容易被忽略的。就像凡·高所言,每个人心中都有一团火,而路过者却只看到了烟。


《写给大家的世界艺术史》,[法]艾黎·福尔著,张泽乾 / 张延风译,岳麓书社2020年10月版


不进步的艺术


艺术并不只是描述,而且召唤。理想的状态是科学家开拓客观世界,艺术家护卫主观世界。前者寻找并接近真理,后者创造并赋予意义。前者发现,后者发明,两者合而为一,构成我们所栖居的世界。不同的是,真理栖居于某种必然性,而意义栖居于一万种可能性上,艺术也因此注定是宽阔而诗意的。


艺术是人类的发明,而客观真理你寻与不寻它都在那里。如果真理是1,就不会变成0或者2,只能是你曾经误以为是0或者2。而人类只能发现真理并适应它,却不能发明。我们只能做真理的附庸,否则就难免接受真理之惩罚。既然万有引力是真实的,在悬崖边上徒手倒立就是危险的。


艾黎·福尔大概同样认同艺术乃关乎意义而非真理。显然他不是一个艺术进步论者,所以认为“风格是对进步的否定”,一种风格只能被替代而不能被超越。所谓“美学进步”也只是社会哲学家给普通人设下的诱饵,其唯一目的在于动员。

这种替代并非得益于真理的青睐,而是基于时代的更迭。既然任何风格的作品本是和谐曲线上的一点,不同时代的艺术家也只是时间线条上的芸芸众生。


艺术不会进步,只会拓展。每颗星星都有自己的位置,并由此构成了我们面前的宇宙。或许可说,我们日夜雕琢的灵魂才是世间最独一无二的艺术。在灰烬色的画布上,艺术家总是同时描绘时代与个人的噩梦。为什么艾黎?福尔会在戈雅身上看到另一个华托、莎士比亚、伏尔泰、葛饰北斋或但丁?没理由相信戈雅是他人化身,他只能如其所是。而那些让人似曾相识的东西,可能是许多艺术家都曾拥有的。

本文地址:http://www.weixinrensheng.com/kejika/2386992.html 转载请注明出处!

今日热点资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