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置:人生美文网 > 历史 > 正文 >

汉唐诗文中的琴瑟寓意

2020年09月11日 15:56来源:未知手机版

thorne,展会兼职,全国卷作文题目

编者按

诗歌、音乐和舞蹈,在发生之初即密切相关。当舞蹈独立后,诗乐仍长期默契配合,除《诗经》、乐府及词、曲等诗乐结合的典范之外,音乐与文学的其他方面同样也结缘颇深。本期的三篇文章,从不同视角切入,对音乐与乐府歌诗及文学的相互渗透做了独到的个案探讨。《汉唐诗文中的琴瑟寓意》通过对汉唐典籍的梳理,发现琴瑟除喻婚姻外,尚有多种寓意,从中可以看出作为乐器的“琴瑟”对文学的多方面影响。《南朝吴歌与魏晋风流》敏锐地发现了吴歌中魏晋风流的精神内核,从雅俗互动的角度,为发掘吴歌的深层审美意蕴作出解读。曹植乐府的“乖调”问题争议已久,张振龙教授重新思考曹植乐府“乖调”形成的客观原因及其价值,有助于论题研讨的进一步深入。这些探索对于推进和深化文学史及文学与音乐的关系研究,都颇具启发意义。(刘怀荣)

明代杜堇绘《听颖师弹琴》?资料图片

关于琴、瑟的发明与功能,古籍中有多种说法。“昔古朱襄氏之治天下也,多风而阳气蓄积,万物散解,果实不成,故命士达作为五弦瑟,以来阴气,以定群生”(《吕氏春秋·古乐篇》),与“舜弹五弦之琴,歌《南风》之诗而天下治”(《史记·乐书》),是较典型的两种。朱襄氏一说即炎帝神农氏,一说为早于神农氏的古帝王。以此不难看出琴、瑟发明之早,及在“治天下”中的重要地位。据存世文献记载,琴瑟在周代就已十分流行。《仪礼》《诗经》《晏子春秋》《墨子》《左传》《山海经》《国语》等早期典籍,多琴瑟并提。春秋战国时期的琴瑟,已有出土实物(参王子初《中国音乐考古学》,福建教育出版社2003年版)。琴瑟因自先秦时代就被赋予了“治天下”的特殊功能,所以在礼乐活动中占有重要地位。琴瑟的组合,又被视为阴阳和谐、“和而不同”、“与天地同和”的典范。因此,除受《诗经》影响,以“琴瑟”喻婚姻,以“琴瑟和鸣”喻婚姻美满幸福外,琴瑟尚有其他多种寓意。兹以汉唐典籍为例,试做一梳理。

一是以琴瑟调弦喻政治变革。琴瑟不仅有“治天下”的传说,又是礼乐活动的重要组成要素。“树羽设业,笙镛以间。琴瑟齐列,亦有篪埙。”(傅玄《食举东西厢歌》十三章其八)“宫县在下,琴瑟在堂。八音迭奏,雅乐并作”(贺循《答尚书下太常祭祀所用乐名》,《全晋文》卷八十八)“琴瑟并御雅郑殊声”(庾信《周五声调曲二十四首·角调曲二首》其一)从中可看出琴瑟在政治礼仪中的地位。故董仲舒说:“窃譬之琴瑟不调,甚者必解而更张之,乃可鼓也;为政而不行,甚者必变而更化之,乃可理也。”(《元光元年举贤良对策》)以琴瑟不调需“更张”,类比国家政治面临现实问题需“更化”变革。类似的说法,又见于《淮南子·泛论训》:“故圣人所由曰道,所为曰事。道犹金石,一调不更;事犹琴瑟,每弦改调。”今本《文子·上义》,也有基本一致的表述。二书孰先孰后,学界尚有争议。或因其所论不如董仲舒更切近现实政治,《文子》又长期被视为伪书,故后人使用这一寓意,多明显源自董仲舒。刘向《新序》逸文记子贡批评臧孙行猛政曰:“夫政,犹张琴瑟也,大弦急,则小弦绝矣。”(《全汉文》卷三十九)桓谭《陈明政疏》也说:“昔董仲舒言:‘理国譬若琴瑟,其不调者则解而更张。’夫更张难行,而拂众者亡。是故贾谊以才逐,而晁错以智死。”(《全后汉文》卷十二)何承天《上邪篇》:“琴瑟时未调。改弦当更张。矧乃治天下。此要安可忘。”表达了同样的观点。北朝至隋唐,多有同样的用法。元澄《重奏请赏陟及守宰》:“故礼有损益,事有可否,父有诤子,君有谏臣,琴瑟不调,理宜改作。”(《全后魏文》卷十七)萧宝夤《考功表》:“夫琴瑟在于必和,更张求其适调。去者既不可追,来者犹或宜改。”(《全后魏文》卷四十九)唐玄宗感慨前代举士之弊说:“夫琴瑟不调者,改而更张,法令不便者,义复何异?”(《令优才异行不限常例诏》,《全唐文》卷三十)刘仁轨《陈破百济军事表》:“臣闻琴瑟不调,改而更张,布政施化,随时取适。”(《全唐文》卷一百五十八)李德裕《宋齐记》论宋齐政治曰:“然政未得中,改之可也,如弓之高下者抑举,琴瑟之不调者更张,此亦天之道也,岂独人事哉。”(《全唐文》卷七百八)更将此上升到“天道”的高度。

本文地址:http://www.weixinrensheng.com/lishi/2328638.html 转载请注明出处!

今日热点资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