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置:人生美文网 > 历史 > 正文 >

讲座︱姚胜:朝廷政争对明朝土鲁番政策的影响

2019年04月15日 20:02来源:未知手机版

1080p 下载,新为,各国餐桌礼仪,韩国旅游必去景点vincis bench,早安心语,穿越时空的爱恋,精馏塔设计图,作文 责任

2019年4月9日,北京外国语大学历史学院中国史研究中心主任姚胜副教授做了一场关于明代“大礼议”与西域问题关联探幽的讲座,以明朝正德、嘉靖之际两次“封疆之狱”为中心,为我们揭示了“大礼议”和土鲁番错综复杂、紧密相关的联系。可以说,没有“封疆之狱”,就没有明世宗在“大礼议”中的胜利,也就没有明朝在土鲁番政策上的调整。
姚胜
讲座现场
“番屡犯边城,当局者无能振国威,为边疆复仇雪耻,而一二新进用事者反借以修怨,由是,‘封疆之狱’起。”——《明史》
正德之狱
正德八年(1513年)八月,哈密忠顺王拜牙即弃哈密城逃入土鲁番。土鲁番占据哈密,并向明朝乞索犒赐。大学士杨廷和等人举荐在四川总督军务的都御史彭泽总督甘肃军务,经略哈密。彭泽抵达甘州后,以贿赂的方式摆平此事。正德十一年(1516年)十一月,满速儿再次夺取哈密,分兵占据沙洲,并亲率骑兵万余入寇嘉峪关。驻守肃州的兵备副使陈九畴应对失策,肃州游击将军芮宁所部七百余人全部阵亡。陈九畴见官军丧败,担心寄住肃州的赤斤、畏兀儿人乘机作乱,遂采取非常措施,拘押城内西域各族男女并杖杀土鲁番使及所疑与之相勾结的人。后来甘肃巡抚李昆亦采取了与陈九畴类似的措施,并导致写亦虎仙(哈密都督)党人失拜烟答死于狱中。其时,失拜烟答之子,写亦虎仙姪婿米儿马黑麻正入贡在京,闻讯突入长安门为父讼冤。
正德十三年(1518年)二月,时兵部尚书王琼借上述土鲁番问题奏劾彭泽欺罔辱国,云:“泽擅遣使,妄增金币,以敕谕及钦赏白遗书议和,失信起衅,辱国丧师,并昆、九畴,俱议逮治。”此后,彭泽被斥为民,甘肃巡抚李昆、兵备副使陈九畴以激起变乱罪被逮下吏治罪。王琼对彭泽、陈九畴的弹劾,除了是职责所系外,其实背后还蕴藏着这几人之间多年来的恩恩怨怨。
正德十年(1515年)闰四月十三日,陆完由兵部尚书改任吏部尚书,兵部尚书一职空缺了出来。其时,王琼为户部尚书,彭泽为总制四川军务都御史,两人都想担任此职。“时廷议以左都御史彭泽累平剧寇有功,举泽为首,而内批乃特用琼。”二十二日,王琼就由户部尚书改任兵部尚书。此事相当微妙。彭泽于当年二月十六日奏请致仕,闰四月十六日陆完由兵部尚书改任吏部尚书,二十一日后彭泽就到了北京。时间上如此“巧合”,不能排除兵部尚书空缺与彭泽辞任回京之间是有某种关联的,即杨廷和派遣彭泽经略哈密,是一种“下放锻炼”。下放一年之内即改调回京,担任兵部尚书。杨廷和已然安排陆完腾出兵部尚书的位子,并安排“廷议”推出候任人选,万事皆已俱备,只欠御批东风,却没料到头一夜被王琼截胡。可以想见,杨廷和、彭泽以及廷推推举彭泽人等的错愕之情,也可想见王琼与杨廷和结下这道梁子之后,再无可解。
王琼与杨廷和不仅与在兵部尚书人选上有争端,王琼做了兵部尚书之后两人的矛盾愈发尖锐。正德后期,皇帝朱厚照常在豹房而非大内,兵部尚书王琼所受赏赐不是按程序经过内阁同意的,大多是因结交宠侍权宦而得。甚至有传闻称留中的奏疏(皇帝扣留下来的奏疏)都交给了王琼改拟,并没有送到内阁。首辅杨廷和对此深深感叹道:自己虽然是内阁首辅大学士,但是什么事情都不知道。
这样的情况,因武宗的驾崩而有了转折。当时,杨廷和召诸司礼宦官至内阁商讨大计,时任吏部尚书王琼欲一同参与计议,邀兵部尚书王宪前往,但在左顺门遭到了阻挡。迎取新帝,王琼想前往奉迎,又遭到阻止。四月二十日,嗣君朱厚熜抵达良乡,王琼欲前往奉迎,再次遭到杨廷和反对。第二天,王琼不顾杨廷和反对,前往良乡求见,但仍未果。对此,杨廷和颇为得意,并在文章中借用他人之口表达了对王琼失意的讪笑。文章称,蒋冕等人讥笑碰壁的王琼像应试的秀才,自己文章写得不好,恨不得考场干脆失火算了。

本文地址:http://www.weixinrensheng.com/lishi/236943.html 转载请注明出处!

今日热点资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