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置:人生美文网 > 历史 > 正文 >

讲座︱姚胜:朝廷政争对明朝土鲁番政策的影响(2)

2019年04月15日 20:02来源:未知手机版

1080p 下载,新为,各国餐桌礼仪,韩国旅游必去景点vincis bench,早安心语,穿越时空的爱恋,精馏塔设计图,作文 责任


之后朱厚熜登极,杨廷和起草登极诏书。王琼却率九卿上《请上亲政事》一疏,引《皇明祖训》“不设宰相”为言:“凡六部有疑事,拟旨未当者,召该部、该科面议。且……乞辞任。”同时,王琼嘱托杨廷和之弟杨廷仪(号瑞虹)向杨廷和说情,希望能得到“慰留以责后效”的处理。然而王琼此举没有奏效,杨廷和也没有理会弟弟杨廷仪的关说。紧接着科道交章弹劾王琼,蒋冕、毛纪上疏弹劾王琼“覆议逆濠事”,王琼最终“收捕下狱”。如果说王琼结交内恃佞幸,不假,但说他比附宁王宸濠,则无法解释王琼起用王守仁平定宸濠谋反一事了。欲加之罪,何患无辞;成王败寇,落井下石。在处治王琼之后,杨廷和随即安排礼部尚书兼翰林院学士、掌詹事府事石珤改任吏部尚书,并以吏部名义重新起用正德年间遭到降黜的官员,其中即包括彭泽、陈九畴。
正德年间的“封疆之狱”被杨廷和扳了回来,其根源则来自朱厚照遗诏所赋予的朝政权力中心地位。杨廷和借着在朝中多年积累下来的地位手握大权,这势必会与新皇帝产生权力斗争上的矛盾,于是“大礼议”之争爆发。
“大礼议”之争
正德十六年(1521年)三月十五日,明武宗朱厚照驾崩,由于朱厚照是孝宗独子,且无嗣,于是就由武宗堂弟朱厚熜继承皇位。表面上看,朱厚熜继承皇位是三个条件支持的结果,即内阁首辅杨廷和的拥戴,武宗遗诏和太后懿旨以及《皇明祖训》中对皇位“兄终弟及”的规定。但实际上的情况是,宪宗的长子、次子夭折,三子朱佑樘,即孝宗继承其皇位,四子乃兴献王(朱厚熜父亲)。朱厚熜当时不满十四岁,并无子嗣,宪宗剩下八个皇子中亦无可选之孙辈。可以说,当时没有谁是“嫡”,也没有谁比朱厚熜更“长”,朱厚熜是当时唯一的选择。这样的唯一性也成为日后“大礼议”之争中世宗与杨廷和较量的最大底气。
由于世宗并非孝宗亲生弟弟,那么以怎样的方式即位就成了点燃“大礼议”之争的第一把火。杨廷和主张把朱厚熜看作是大行皇帝朱厚照的亲生弟弟,算作兴献王过继给孝宗的皇子,以孝宗嫡子的名义继承皇位。三十天后,朱厚熜抵达北京,在杨廷和的会意下“礼部具仪请如皇太子即位礼”,也就是让朱厚熜从东安门(藩王、大臣等出入之门)进。朱厚熜自己并不认为自己是孝宗的皇子,他说:“依诏以吾嗣皇帝位,非皇子也。”最后在慈寿皇太后的主持之下,传懿旨:“天位不可久虚,嗣君已至行殿。内外文物百官可即日上笺劝进。”朱厚熜才顺利地从大明门(天子出入之门)进入奉天殿,即皇帝位。世宗一即位就与武宗划清了界限,引发了后续一系列“大礼议”问题。
“大礼议”之争皇帝关系图
“大礼议”之争问题的焦点在于到底谁是世宗的皇考。杨廷和希望朱厚熜“以伯父孝宗为皇考,而以生父兴国献王为皇叔”。朱厚熜则希望以“生父为皇考,以孝宗为皇伯考”。争论焦点背后其实是对世宗身份正统性的确认。嘉靖三年(1524年)二月十三日,吏部尚书汪俊集合廷臣七十三人上奏说:“《祖训》‘兄终弟及’指同产言,则武宗为亲兄,皇上为亲弟,自宣考孝宗”。四个月后,吏部员外郎薛蕙上《为人后解》二篇,言:“《祖训》曰:‘凡朝廷无皇子,必兄终弟及,须立嫡母所生者’,此则朝廷亲弟”。最令世宗难以接受的是方凤所上《为断大义黜浮言以定大礼事》,疏中称:“必求昭穆相当者为之后,而陛下将不得入继武宗之统矣。陛下父兴献帝则不得继武宗,继武宗则不得父兴献帝。”这样的话对于世宗而言相当于是一种威胁,若是不按照群臣的意愿称孝宗为皇考,自己连皇帝之位都没有资格坐。发生这样的矛盾,清人毛奇龄甚至认为,继承皇位的应当是朱厚熜下一辈的人,“当于宪宗十皇子中择其孙之娣长者以后武宗。而误解‘兄终弟及’四字,妄以庶族兄弟当之。不取庶族之子,而反取庶族之弟,以似后武宗,又一似后孝宗者,以致父子兄弟、祖孙伯叔相争不已,伦序颠倒,莫此为甚。”毛奇龄的意思是,武宗无子,孝宗除武宗之外亦无其他子嗣,因此应当从孝宗侄孙辈即武宗侄子辈中的嫡长者入继,这样的话,作为武宗堂弟的朱厚熜在理论上是没有资格当皇帝的。这虽然是后世人的观点,当时人绝无可能提出,但并非不可能想到,无论朱厚熜和杨廷和也应该都明白。这层没有捅破的窗户纸,成了杨廷和等人坚持己见的原因。但是正如之前所言,朱厚熜是当时最为合适的皇位继承者,他仗着这样的优势也不愿意退让。

本文地址:http://www.weixinrensheng.com/lishi/236943.html 转载请注明出处!

今日热点资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