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置:人生美文网 > 历史 > 正文 >

内蒙古日报数字报

2019年06月12日 03:17来源:未知手机版

美的灶具

□文/本报记者 高瑞锋

内蒙古大学民族博物馆是一座以展示蒙古族生产、生活、文化、艺术等诸多领域民俗文物为主的博物馆。这里有清代的马鞍、马镫等很多有关马的文物,还有不同年代蒙古族同胞在大草原上的生产生活用具等。在这些文物当中,有一块国宝级文物——元代八思巴字蒙古语圣旨金牌。

这是迄今为止,国内外发现的唯一一块元代八思巴字蒙古语圣旨金牌。由于太过金贵,摆放在展柜里的只是仿品,真品则被深锁在保险柜中。

近日,记者在内蒙古大学见到了该馆已退休的前任馆长贺其叶勒图。

说起这块元代八思巴字蒙古语圣旨金牌,贺其叶勒图难掩内心激动:“太珍贵了,世上只此一块。它对研究元代政治、军事等方面具有重要科研价值。”

贺其叶勒图介绍,圣旨金牌长25.7厘米,宽8厘米,厚约0.1厘米,重348克,正反面阴刻有双勾体八思巴字5行,顶端有一系带用的圆孔,圆孔上的装饰圈可活动。其中正面装饰圈已破损,反面装饰圈上刻有“张字九十六号”字样。含金比例为58.44%,含银比例为41.56%。

据了解,元代地域辽阔,多民族聚集,牌符繁多,大致可分为3种,分别是身份牌、令牌、驿牌。圣旨金牌属令牌,即为传达皇帝圣旨或军令用的牌子。

据史料记载和考古发现,元代八思巴字蒙古语圣旨牌材质有金、银、铜、铁等,形状有长方形和圆形两种,牌子上部均有系带子的圆孔,牌面写有不同文字,部分内容为“靠长生天的气力,皇帝名号是神圣的。谁若不从,问罪,致死”。

圣旨金牌上的八思巴字意思既如此,它上面的“张字九十六号”为制作时的编号。

贺其叶勒图说,根据材质的不同,所持者的身份、地位也不同,其中持金质者地位最尊贵。据《马可·波罗游记》记载,元世祖忽必烈时,有对战功者给予报酬和圣旨牌的制度,其中百夫长所得的奖牌是银质的;千夫长所得的是金质的或者金包银的;万夫长所得的是金质的。

根据公布资料统计,到目前为止,所有材质的圣旨牌都已在不同国家被发现和收藏。俄罗斯和日本最早收藏有不同材质的圣旨牌。上世纪九十年代,我国河北省廊坊市也发现一块圣旨银牌,现珍藏于中国历史博物馆。

我区除了内蒙古大学民族博物馆所藏的这块圣旨金牌外,内蒙古文物考古研究所藏有一块圣旨银牌,于上世纪90年代在我区清水河县被发现;内蒙古警察博物馆也珍藏着一块圣旨银牌,是2001年前后在破获一起文物盗窃案中起获的赃物。

漫漫长河,悠悠岁月。国宝回家的路途注定不平坦。

其他圣旨牌的发现和珍藏过程具体已不可考,圣旨金牌回归,亦有一段曲折故事。

事情要回溯到1961年前后。

当年,兴安盟科右前旗索伦镇一位姓李的农民在洮儿河索伦大桥下,无意中发现了一块金属牌。老李发现,上面镌刻的文字和他家墙上挂的成吉思汗画像上的文字类似。老李不认识这些文字,但是他想,金属牌或许和成吉思汗有关系,应该很值钱。于是,他把金属牌悄悄藏在了地窖中,没有告诉任何人,包括家人。

这一藏就是20年。1982年,老李即将不久于人世。临终前,他向儿子李献功吐露了这个隐藏了20多年的秘密,叮嘱儿子一定要继续妥善保存。

但是,世事难料。几年后,李献功做生意赔了钱,决定把金属牌当了还债。

经朋友介绍,他准备和乌兰浩特市的两位中国收藏家协会会员做这笔生意。交易之前,他们来到当地银行对金属牌做了光谱分析仪分析,结果显示金属牌的含金量为58.44%。

两位会员认定金属牌价值非比寻常,决定合伙买下。经讨价还价,双方商定以1.2万元成交,两位会员先预付2000元,剩下的钱几日后给付。拿到定金后,李献功把金牌交给了他们。

刚把金牌交出去,李献功就后悔了,直觉告诉他,金牌远不止这个价。于是,他交回定金,要回了金牌。

看着失而复得的金牌,李献功认为把金牌熔化后卖掉更值钱,很快委托朋友找到了当地一家金银首饰加工店准备进行交易。这次,他们商定的价格是1.7万元,比之前高出5000元。但是,就在检验时,首饰店为了少算钱,做手脚时被李献功朋友发现了,双方不欢而散,交易再次流产。

本文地址:http://www.weixinrensheng.com/lishi/333258.html 转载请注明出处!

今日热点资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