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置:人生美文网 > 历史 > 正文 >

汪荣祖:清帝国性质的再商榷

2019年07月10日 04:51来源:未知手机版

美国梦八,itudou下载不了,达芬奇密码2

[摘要]新清史论者认为满清皇权代表多元文化,维系了帝国的统治,也就是说,皇统是将中国各族群联结在一起的纽带,说是汉人皇帝是无法做到的。试想维系帝国的皇权、皇统来自何处?

台湾中央大学汪荣祖教授

秦始皇废封建、设郡县,创建了大一统的中央集权政体。秦祚虽短,然秦制绵延悠长,中华帝国自秦至清延续了两千余年,朝代虽屡变,而政体少异,虽时而分裂,终归于一统。事实上,中华专制政体愈演愈烈,至明、清两代而极盛。清朝为中华帝国史上不可分割的朝代,何从质疑!然而近年来流行于美国的所谓“新清史”,否认大清为中国的朝代,否认满族汉化之事实,而认为满人有其民族国家之认同,清帝国乃中亚帝国而非中华帝国,中国不过是清帝国的一部分而已。而最颠倒之论,莫过于指责清朝为中国朝代之说,乃现代中国民族主义之产物。就此而论,将汉化与现代民族主义联结在一起,岂不就是新清史的武断建构?难道魏文帝汉化的事实也是现代民族主义的建构?若此说能够成立,不啻是对中国历史的大翻案。翻案或有助于历史真相之发掘,然能否成立主要有赖于新史料的出土,或新理论的出台。新清史虽强调新史料,然无非是满文旧档;满档既非新出,也不足以支撑翻案。至于理论,无论“欧亚大陆相似论”或“阿尔泰学派”之说,皆属一偏之见,也难以支撑翻案。历史学者如果不愿意盲从新说,则必须有所回应,表达不同的意见。

台湾的“中央大学”人文研究中心于2012年之秋,约集了两岸清史学者十余人,就清帝国性质议题举行了研讨会,并发表专题论文。这些论文从不同角度讨论清帝国的性质,都曾在研讨会上提出讨论,经会后修订而编成《清帝国性质的再商榷:回应新清史》(台北:远流出版,2014年8月版)。

书中收入拙撰《以公心评新清史》,先列举新清史论述的要点,接着从何炳棣教授的维护汉化论说起,指出何教授的反驳及其对汉化所作的四点结论,皆有据有理。他深信汉化在中国历史上有其至高无上的重要性,然而他的强烈回应并未得到挑战者应有的答复。既然依何教授所说,中国原是一多民族的国家,所谓汉化实际上是以多数汉族与统称为胡人的少数民族的融合过程,不仅仅是胡人汉化,也有汉人胡化。汉民族在历史过程中,不断吸纳非汉族文化与血缘,而形成中华民族,所以章太炎称中国民族为一“历史民族”,即指经由历史过程而形成者。满清是中国历史上由胡人建立的诸多政权之一,却是最成功的朝代,殊不能自外于中国。然则汉人已不能等同中国人,中华民族亦非仅汉族;所谓“汉化”,实际上是“中国化”,中国是统一之称,而“汉”乃对称。

满清入主中原后所缔造的中亚帝国乃中原之延伸,中原与中亚既非对等的实体,也非可以分隔的两区,更不能与近代西方帝国由母国向外扩张和殖民相提并论。建都于北京的清帝莫不以合法的中国君主自居,政权亦非仅在满人之手,统治者与被统治者也不能由族性来划分,然则新清史的“族性主权”(ethnic>

驳杨念群教授

中国人民大学清史研究所的杨念群教授提出《新清史与南北文化观》一文,从地理文化观点来评论新清史“以满洲为中心再度定义中国”的史观。新清史此一论述基本上以东北到内亚为主轴,以挑战从江南到北方为基线的、以儒家思想为皇朝统治核心的论述。以东北到内亚为主轴之说,强调大清国土的扩张来自长城以外,统一中国则由于“满蒙同盟”起了关键作用。杨教授指出,我们不能“混淆领土拓展与政治治理之间的区别”。换言之,领土的拓展若无统治能力,仍然无济于事,清帝国延续近三百年的统治如果没有“南北主轴”的支撑,岂可想象?更何况按照何炳棣教授所说,大清能够向西拓展实也有赖于中原的实力。杨教授指出,“满蒙同盟”只能说是关键之一,当然不能视为“清朝统治的唯一基础”。众所周知,汉人降将如吴三桂、洪承畴等对清朝统一中国,难道不够关键吗?晚清曾、左、李平定太平天国,难道不是清朝统治的基石吗?

本文地址:http://www.weixinrensheng.com/lishi/380851.html 转载请注明出处!

今日热点资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