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置:人生美文网 > 历史 > 正文 >

《文化中的政治》 从戏曲史窥见清代社会日常

2019年07月10日 04:52来源:未知手机版

波萝,雨生红球藻养殖,浩溪影院


《康熙六旬万寿庆典图卷》绢本之“游殿”,清代宫廷戏曲之一瞥。


《文化中的政治:
戏曲表演与清都社会》
作者:(美)郭安瑞
译者:郭安瑞/朱星威
版本:社会科学文献出版社
2018年1月
清代的戏曲就像一种文化黏合剂,提供了北京范围内跨越社会性别、阶级和族群差异的文化知识。

美国学者郭安瑞(Andrea S. Goldman)教授的《文化中的政治:戏曲表演与清都社会》,曾获2014年度美国亚洲研究协会列文森中国研究最佳著作奖,今年由社科文献出版社出版中译本。甫一面世,便引起戏曲研究界及其相关领域的关注。

该书中译本前有戏曲学者路应昆作序,言其在“戏曲与社会文化诸方面的关联”有深入探讨,之后明清史学者巫仁恕为其撰写书评,言其“反映了跨领域文化史研究的新趋势”,并从社会史、文化史角度进行介绍。可以说,在戏曲研究、文化史、社会史、清史等领域,这是一本正在得到重视和阅读的新著。

该书以晚清北京戏曲为切入口,考察清朝的社会和文化,将不同的学科领域巧妙地勾连在一起,叙事清晰,逻辑严谨。书中归纳与阐发的一些新概念,相当具有创造性和冲击力。

首创“商业昆剧”

戏里的道德、政治与美学

在郭著里,“戏园”(或“商业戏园”)是一个中心概念,作者将其作为类似于哈贝马斯的“公共领域”或“公共空间”的概念,既分析了“戏园”不同于“堂会”、“庙会”、“宫廷”等场所,因其具有相对独立性,也分析了“戏园”里存在多种力量的角逐,来自政治、经济、文化诸多力量的博弈塑造了“戏园”这一空间。但“戏园”又并不具备哈贝马斯意义上的“公共空间”的独立性。这些论述,大致应用了文化史领域的研究方法,正如郭著书名“文化中的政治”,这种分析方法,使晚清北京戏曲混沌不清的面貌得到较为清晰的勾勒。

由“商业戏园”而来的“商业昆剧”(“一种混合性的商业性昆剧”),则是郭著提供的一个新概念。书中关于“花谱”以及作者、“戏园”等主题的探讨,这些年来,已有一些较为深入的成果,如么书仪、吴新苗的著作。但“商业昆剧”之说,就我所见,还是第一次提出,作者用很大的篇幅,在第二部分提出和分析“商业昆剧”,在第三部分用实例来论证。

从郭著的论述来看,启发她“发明”这一概念的契机,一方面是对戏园的商业性的论述的展开,戏园作为一个不同于宫廷、堂会、庙会等地的空间(郭著将宫廷演出涵盖在堂会内,实际上应有所区分),正是在于它是商业性的,而在这一空间里在场或不在场的诸多成分,朝廷、观众、文人、伶人等,则是围绕着舞台表演,这决定了在戏园里上演的剧目具有很强的商业性,但也是多种力量形塑后的结果;另一方面,得益于戏曲史家陆萼庭的“折子戏的光芒”的启发,陆萼庭将昆剧史的发展描述为从“全本戏”到“折子戏”,尽管这一描述近些年来被质疑,但目前仍然是公众对于昆剧史的基本认知。郭著从流行的“折子戏”选本及观剧日记、花谱这类文献,发现在“折子戏的时代”里,戏园里常演的折子戏,无论是独立演出的折子,抑或串折演出,往往改变了“全本戏”的本来面貌及意图。

路应昆在序里也以《长生殿》里的唐明皇与杨贵妃被当作才子佳人为例,提及“全本戏”和“折子戏”之间的变化重塑了原文本中的人物形象。郭著则通过《义侠记》《水浒记》等传奇,在戏园里留存与上演的折子戏,来探讨这种“商业昆剧”的具体面貌,及其所反映的道德、政治与美学上的变化。值得注意的是,陆萼庭提出昆剧从“全本戏”到“折子戏”的变化,关注点在于昆剧艺术本体的发展,譬如各种行当的表演艺术的提升等。而郭著则关心在这一变化中蕴含的政治与文化意义。

本文地址:http://www.weixinrensheng.com/lishi/380877.html 转载请注明出处!

今日热点资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