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置:人生美文网 > 旅游 > 正文 >

从估值40亿美元到欠债64亿,小黄车的戴威到底哪里不如胡玮炜?

2019年12月08日 21:45来源:未知手机版

迎春华府,zjj,finepix s9500

从估值40亿美元到欠债64亿,小黄车的戴威到底哪里不如胡玮炜? 2019-12-07 14:42:19 悦谈财经

或许,随着寒冬来临,街角上仅存的ofo小黄车是已经无法支付回收费用的最后一批了。谁又能想到,曾经风光无限,被称为21世纪新四大发明之一的共享单车鼻祖,最终会是这个下场。

>上一次见到整个行业的洗牌与倒掉,还是大概10年前的团购大战,而今,有了海量资本的加持,越来越多的企业能够坚持得更久,但终究敌不过始终找不到盈利模式的尴尬。

从估值40亿美元的独角兽企业,出席博鳌亚洲论坛的身价几十亿的大学生创业佼佼者戴威,到身背巨债的限高失信被执行人,只用了不到2年。而另一个同时期的单车领导人,被后来人誉为摩拜代言人的胡玮炜,与联合创始人李斌一起,在欠下10亿美元巨债之时,选择出售全部股权给美团,实现了个人的财富自由。

>一个倔强地渴求独立怼走资方最终陷入被动,可能这辈子没机会翻身;另一个高位套现全身而退,成为令人羡慕的对象。对比两个人的出身与格局,都能发现两个人的本质区别。

2018,共享经济的消亡元年

在中国第三代创业者生存状态的创业纪录片《燃点》中,曾经的戴威站在理想国际大厦看着北京大学,说:“现在在办公室里能看到校园,这是不忘初心。”

2018年初,关于ofo遭遇财务危机的消息不断发出,每次,都是此前并不曾认识的一个高管在朋友圈里发条消息来代表声明。直到有一天,用户们发现小黄车在延长退押金的时间,退押金的按钮被无声取消,消息被不断放大,发酵,直到引起了所有关联方的挤兑。

>2018年的冬天,中关村的创业者们不会忘记,在零下5度的低温加5-6级的偏北风中,一群远道而来的小黄车用户,自发的组成一条长长的队伍排在理想国际大厦楼下,排到楼上,简单登记后,几天后就能领到。

再后来,为了防止出现集体事件,ofo选择了线上退押金,几天时间,就已经积累了超过1500万用户的排队。2018年,是部分共享单车企业从快速兴起到快速消失的一年,没有盈利模式,迟迟找不到融资,错过了良好的机会,最终,一个个的共享单车企业,带着用户的押金倒掉。那些带给人们便利的单车,或者以废铁的价格回收,或者被破坏得找不到一辆完整的车辆。

2019年,艰难而无厘头的自救

一次次的压缩办公面积,一次次地人去楼空,最终,ofo已经沦落到了共享空间里,保留了最少的团队。

ofo辗转多次,希望能够有机会获得重生的机会,只是,被押金坑怕了的用户再也提不起对ofo的信任,哪怕它曾经带给人们便利。用户的押金,在ofo里变过多个玩法。早期,押金有一天变成了互联网金融理财平台,下载注册后自动转到P2P平台里,几个月后可以取出并获得一点微不足道的收益。

>此举无疑更加激怒了本就义愤填膺的用户,ofo又开始选择上线三无的蜂蜜,卖蜂蜜,搞土特产,搞折扣商城,开机广告位,反正只要能赚钱,几乎所有的招儿都想了。

>只是,同样的商品,比其他电商平台价格更高,毫无性价比可言。用户的押金,此时又变成了抵扣券,即便去掉抵扣的价格,还是比其他平台高,让人恨之不迭。一次次地把用户当猴耍,用户只有等着它翻身。

本文地址:http://www.weixinrensheng.com/lvyou/1214253.html 转载请注明出处!

今日热点资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