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置:人生美文网 > 育儿 > 正文 >

亲友眼中的坠楼女婴父亲:他不是不爱孩子,但从理念到方式都是错(2)

2022年01月28日 11:06来源:网络搜索手机版

有何不可简谱,临沂女司机,白应菲人体

两次意外

住在郑利平家楼下一层的欣悦听见外面传来“嘭”的一声,她循声望去,发现有个只穿着纸尿裤的婴儿躺在后院的防护网上,掉落的位置再偏几厘米,就是铁丝围栏。

坠落的婴儿被一名快递员救起,看上去没有外伤,但身体很冷、全身发紫。欣悦记得,郑利平赶过来时十分着急,“接过孩子时,眼里含着泪”。但当医护人员准备把婴儿送上救护车的时候,郑利平却上前阻拦,直到民警上前劝说,他才跟着救护车一起离开。

在场的居民记得,救孩子的时候,孩子母亲还在五楼的窗口对外叫骂。很多居民猜测是郑利平的妻子发病时把孩子扔下楼的,一位居民曾听郑利平说:“我出门买奶粉去了,她在家就把孩子扔出去了”。在此前接受媒体采访时,郑利平也表达过类似的推测。

多位居民表示,这不是郑利平四个月的女儿第一次遭遇不测。一楼的房东记得,8月6日时,她和家人来检查水管时,听见后院传来“类似小猫的叫声”,他们打开锁着的院门后,发现一个婴儿躺在草丛里。

对于此事,郑利平的解释有些含糊,他称是妻子“送下去的,反正抱上来一看什么事也没有”。但有居民表示质疑,仍然怀疑孩子是被扔下去的,“什么叫送下去的?院门都是锁着的。”

此前,从郑利平家还扔出过书、垃圾、收音机等各种杂物,一楼有人为此特意搭上了防护网,一些坠落物至今留在了上面。住在一层的一户人家因为担心孩子被砸到,甚至让孩子进后院玩时都要戴上头盔,“找他们家说过很多次别乱扔东西了,但都没什么效果。”

在居民们的印象里,郑利平沉默寡言,不太与人交流,而她的妻子常在路边叫骂,还动手伤过人,“为此赔过好几千块钱。”住在郑利平楼下的居民更是不堪其扰,她常听见郑利平的妻子在家里大骂、砸东西,“不分时间,到了晚上也是这样”。她报过警,也找居委会投诉过,“但找过去,人家就是不开门。”

小区保安证实,从去年开始,因为郑利平家的情况,派出所、街道办和居委会的工作人员曾来访过数次。直到此次婴儿坠落事件后,郑利平家的阳台才被加装了护栏。

三个孩子

郑利平的大女,她一直远离父母,生活在距离石家庄百公里外的老家农村。郑利平的姐姐说,之所以这么做,是因为担心孩子“受到伤害”。

几年前,因为到了上学的年纪,郑利平的大女儿曾短暂回到过石家庄父母身边。临行前,郑利平的姐姐把自己的手机号写在纸条上塞进大女儿的铅笔盒里,告诉她出什么事情就联系自己。

郑利平所在小区的保安记得,有天大清早,同事发现郑利平的大女儿坐在保安岗门口的台阶上,她说自己是半夜跑出来的, “我妈唠唠叨叨的,我睡不着觉。”

郑利平的姐姐也接到过电话,是郑利平邻居打来的,告诉她,大女儿被母亲推出门外,不让进门,还说“你不是俺家人,给我走”。郑利平的姐姐急坏了,赶紧把孩子接回了老家。

按照郑利平的说法,在生下大女儿几年后,他还曾有过一个儿子。郑利平的父亲记得,几年前儿子带回来一个男婴,也打算留给他们抚养,但是自己已经养了一个孙女,“弄不了了”,于是让郑利平把儿子带走了,结果才几个月孩子就“没了”。一位村民见郑利平为此哭过,问他孩子出了什么事儿,他不愿再多说什么。

郑利平将生孩子比喻为游戏里的“存盘”。“你打游戏马上要攻最后一关,感觉打不过了,就存个盘接着打,即使输了也不用重头玩起。”他相信,人有“三灾六难”,多一个孩子就多一个保障,因此“能要几个要几个”,“实在养不了,就让亲戚养,也是我们郑家人”。

郑利平也不掩饰自己“重男轻女”的倾向。他认为生儿子和女儿是“完全不同”的事情,有女儿是平平淡淡,但有了儿子家里充满活力,“要有个儿子,别人都高看你。”

本文地址:http://www.weixinrensheng.com/yuer/3060424.html 转载请注明出处!

今日热点资讯